江城万世。

江城/江怀瑾。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蓝雨死忠。
喻黄喻都吃,我不招你毒唯也别来恶心我。
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wuli开心大宝贝要过生日了,希望我能尽快吧生贺赶出来,头秃……

列一些最近想写的双乐。


一:《我的爱豆和假想敌同名怎么办?》

摩尔高中十项全能,英俊帅气,成绩优秀的乐乐侠是"别人家的孩子",摩乐乐捂住耳朵拒绝再听菩提大伯在他面前夸奖乐乐侠。但,守护庄园的英雄也叫乐乐侠,而且还是摩乐乐最崇拜的偶像。

爱豆和假想敌同名诶!摩乐乐抱紧乐乐侠的手办看向同桌。

完了,有一点喜欢他了怎么办?


二:《谁知道今天坐在校长旁边的小朋友是谁?》

论坛体吧,年龄操作。

A班乐乐侠有个全校团宠的弟弟,叫摩乐乐,可能是天使星人。

可惜,摩乐乐最崇拜的就是他哥。

投喂,吸乐乐成了全校性的活动。敢欺负摩乐乐,就等着挨打吧。


三:《记一次骑士团归来》

游轮事件过去了十年,可惜时间慢慢冲淡了人们对那次危机事件的记忆。

摩乐乐背着书包从学校回来,他下午要跟着全庄园一起去前哨站迎接从黑森林归来的骑士团。他沿路走过的每一条街道,感觉都留存着关于乐乐侠的回忆。


"我的英雄,欢迎回来。"

摩乐乐冲在人群的最前面,一把投入乐乐侠的怀抱。


【双乐】一路远行。


梗源: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故事其实蛮简单的,只是想致敬一下为了我们美好生活而奋斗的人。我觉得这个人的概念可能不止指的军人,警察,环卫工人这类人,他也可能是父母,是老师,是恋人,是曾经帮助过你的,让你心怀感恩的人。

【写的不太好,轻点打我嘤嘤嘤嘤,双乐个体设定,同居设定,有菩库,另外可能和游戏设定,地图设置有点出入】






最近庄园里多了一条传闻,说是有黑森林里的怪物跑出来了,要袭击庄园。


"我们骑士团并没有发现什么怪物,大家不要危言耸听,请相信骑士团会一直守卫庄园的安全。"瑞琪团长接受兔兔记者采访时这么说道。

"啧,我看你们就是和平太久了闲得慌,干脆让我来多制造几次混乱好了!"在库拉忍不住畅想未来时,菩提大伯把他拖回了房间里。

"我听说了传闻,最近我也会和骑士团一起巡逻庄园,所以大家放心就好。"乐乐侠笑着回答兔兔记者的问题。

"没这回事,放心吧。"RK拒绝了采访,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乐乐,我今天又要出门办事,你自己在家可以吗?"

"没问题!"

"要不我还是把超仔留下来陪你吧?"

"不用不用,你把超仔带着,我还有拉仔呢!"

"……好吧。"

摩乐乐笑嘻嘻的凑过去帮乐乐侠穿外套,低头给乐乐侠拉拉链时他突然叹了口气,主动伸手环住摩乐乐的腰,两个人额头相抵,专注的凝视着对方。


"乐乐,我最近有点忙,可能不经常在家,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不能陪着你,我很抱歉。"

"没事!"摩乐乐捧着乐乐侠的脸亲一口。

"快去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乐乐侠几乎是不容分说的弯腰抱起摩乐乐,接着转身走向卧室。等他把摩乐乐塞进被窝里,仔仔细细掖好被角时,客厅里的摆钟敲了十一下。

乐乐侠坐在床边,左手轻轻撩起摩乐乐耷拉下来的刘海,低头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摩乐乐顺从的闭上眼睛,带着这个柔软甜蜜的晚安吻步入美好梦境。


从放轻脚步声到干脆直接飞起来,乐乐侠蹑手蹑脚的关上门,脱下原本摩乐乐给他穿的外套,重新穿上战袍和披风。他把头盔夹在腋下,不放心似得回头看了一眼房间,最后下定决心转身出门,直奔前哨站。




"摩乐乐,我们等你好久了!"

丫丽看见跑过来的人忍不住发牢骚,要不是害怕吵醒其他居民,她早就把锤子掏出来砸过去了。

"乐乐侠非等我睡了才肯走,所以来晚了嘛,我也不是故意的。"摩乐乐瘪瘪嘴,自己去收拾散落在地上的工具。

"好啦我们快走吧,不然被侍女发现我不在的话我就惨了。"么么又往上提了提裙摆,免得一会儿跑动时不小心踩到。

这会儿多多少少已经和摩乐乐整理好了他们带来的工具,一行人最后一次检查装备,趁着夜色摸黑前往前哨站。

最近庄园里的传闻他们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也好奇了很久,所以当摩乐乐提出去前哨站探险的提议时,瞬间就得到了支持和响应。这个年纪正是无畏又好奇的时候,所以即使是夜晚的冷风,寂静的环境,看不清的视野也没有阻挡他们的热情,而且经过五个人精心又周密的筹划,他们几乎没费多大劲就摸到了前哨站附近。


"前面乒乒乓乓的好吵啊,难道传闻是真的?"么么半蹲着将娇小的身躯隐藏在灌木丛里,布多多和布少少一左一右将公主保护起来。

摩乐乐看着灯火通明的前哨站,心里有点不安。按理来说即使是夜晚,前哨站也不会打开所有的灯,更何况现在连一个驻守的骑士都看不见,一定是黑森林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乐乐,我们还继续往前走吗?"丫丽轻轻皱起眉头,有些不确定的看向摩乐乐。

"再往前走一点吧,看看发生了什么我们就离开。"摩乐乐的手忍不住捏紧成拳,他抢先往前蹿了几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绕过前哨站,然后趴在地上看向云雾桥的方向。



探险的小伙伴们躲在灌木丛里目睹了一场单方面的蹂躏。

乐乐大锤每落下一次,都能打散不少黑影。但即使乐乐侠不断的挥锤,依然有源源不断的黑影从黑森林深处涌出来,无休止的往前哨站的方向前进,几乎没有停顿的间歇,自然也就没有给乐乐侠留下休息的时间。摩乐乐瞪大眼睛,他觉得他能清楚的看到乐乐侠不断起伏的胸膛和顺着脸颊滴落的汗水,明明是深秋的夜晚乐乐侠身上的战袍却被汗水湿透。


乐乐侠有点疲惫了,他的手臂肌肉绷紧太久,现在挥锤的手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黑影融在夜色里无影无踪,他得用意志力控制手臂,还得分神观察周围的情况,尽量避免有漏网之鱼。

不行,撑不住了。乐乐侠勉强闭了闭眼让汗水不至于流进眼睛里模糊视线,他再次举高手臂砸下最后一锤,接着抱住累瘫了的超仔,用仅剩的力气大喊:"RK,换班!"



当天边亮起第一道光时,这场黑夜里的庄园保卫战才堪堪结束,而此时守在前哨站这一边的人已经换了两轮。

瑞琪用剑砍掉最后一个黑影,然后将宝剑插入地里,双手撑在剑柄上微微弯腰喘气。乐乐侠瘫坐在城墙边,取下头盔让汗液尽快随风消散。RK勉强靠着树干,鲁比连忙取了一杯水递给他,而库拉坐在自己漂浮的宝座上脑袋不断晃动,几乎要睡过去。

"辛苦大家了。"瑞琪顿了顿"白天好好休息,争取明天夜里能闯进黑森林尽快解决这些影子的源头,不然这么持续下去迟早有一天传闻会被证实的,到时候庄园就有危险了。"

"知道了……"RK和乐乐侠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这场战役持续了一个晚上,而躲在灌木丛里的五人也就看了一个晚上,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几个人才回过神来。

"原来……原来瑞琪他们每天都这么辛苦吗,难怪洛克行政官最近都不让我去找瑞琪玩。"么么擦了擦眼角,但她的眼眶还是忍不住湿润起来。

"乐乐侠也是每天晚出早归的,没想到原来在这里……"摩乐乐坐在地上低着头,心情有些低落。

"要不我们也来帮忙?"丫丽提议道。

"可是我觉得我们只会拖后腿诶……而且他们还得分神照顾我们吧。"布多多吸吸鼻涕小声说。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看着吗?"

"嗯……我知道了,我有办法!"摩乐乐眼睛一亮,他把其他人拉过来凑在一起悄悄的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




第二天的夜晚,乐乐侠在前哨站门口捡到了一封信和一个大箱子。他将信拿起来拆开,看了一两行就忍不住笑出声。

"亲爱的瑞琪团长,RK,乐乐侠,还有库拉。"

"感谢你们保卫着摩尔庄园,也感谢你们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

"作为庄园的一份子,我们为你们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乐乐侠蹲下来把箱子打开,他在箱子里发现了一盒三明治,一小箱饮用水,几把锋利的刀剑,四份拉姆的食物(上面标注着送给真理,鲁比,超仔,骰子。),几条毛巾和压在箱底的厚衣服。

信的末尾没有落款,但乐乐侠一眼就认出了最后一句是摩乐乐的字迹。



"岁月无情,但感谢你们的负重前行。"


【双乐】人间烟火,山河远阔。


双乐独立个体设定,18岁成人设定,双乐同居设定,原作向。

有菩库和r瑞…吧?






18岁是什么?

可能是甜甜的,香香的,软乎乎的蛋糕。

也可能是做不完的习题,考不完的试。

又可能是两双筷子两个碗,一桌丰盛的饭菜。


摩乐乐的18岁,是从收到一堆情书和礼物开始的。




"摩乐乐,可以请你帮我转交给乐乐侠吗?"

"这是我给乐乐侠做的巧克力,希望你能帮我送给他!"

"学长,这是我亲手做的礼物,麻……麻烦你了!"

诸如此类种种种种,摩乐乐一边笑着应付围过来的姑娘们,一边费劲的将东西一个个塞进书包里。


"可以啊,够受欢迎的。"丫丽也走过来凑热闹,等她打趣完摩乐乐,又从包里拿出两份礼物。"蓝色包装是你的,黄色是乐乐侠的,别拿错了。另外,18岁生日快乐!"

"到底是谁受欢迎你又不是不知道。"摩乐乐叹了口气,腾出手接过丫丽的礼物。"谢谢。"

"他人呢?"丫丽靠在摩乐乐的桌边上又问。

"早上校队有晨练吧……喏,来了。"摩乐乐下巴微抬,冲着突然聚成一团发出尖叫的女生们的方向扬了扬。


"谢谢,谢谢你们……麻烦让一下可以吗?啊……乐乐!"

乐乐侠提着两份便当一点点从女生堆里挤出一条路,将便当和书包放到座位上后笑着送走聚在一块的女生们。

丫丽看看乐乐侠又回头看看摩乐乐,突然笑出声来。

"丫丽你笑什么?"

"笑你们啊,明明是两个除了眼睛以外都一模一样的人,可乐乐侠就是受欢迎一些。"

"性格问题吧,他可是灿烂的太阳。"

"那你呢?"

"是摩罗地海哦,静谧又温柔的海。"

乐乐侠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回答这个问题时笑地很温暖,丫丽见状摊摊手,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你们还是快点吃早餐吧,一会儿上课了。"

乐乐侠挨个打开便当,将明显丰盛一些的那一个推给摩乐乐。

"每次都把多一些的给我干嘛,你每天早上都有晨练,多吃点才对吧。"

"乐乐,这不是你挑食的借口,快把胡萝卜吃掉。"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头号粉丝吗呜呜呜……"

"晚上我会在床上奖励你的。"

"嗯????"



昔日的庄园守护神现在和一个普通少年没什么区别,每天家到学校两点一线,想的最多的是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偶尔也会为考试烦恼,为不及格的试卷纠结,为家长会而担心。

这种宁静而平凡的日子,乐乐侠很珍惜。

当然首先这得感谢菩提大伯和瑞琪团长。


"大伯最近在干嘛?"摩乐乐单脚翘起想把鞋脱掉,可蹦了几下没站稳身体一歪直接摔进乐乐侠怀里。

"和库拉旅游去了,说是明天能赶回来。"乐乐侠干脆自己浮空,把摩乐乐抱到腿上帮他脱鞋。

"明天你是不是要跟瑞琪团长一起巡逻?"摩乐乐从乐乐侠怀里跳到地上,把两个人的书包都甩到沙发那儿去,超仔和拉仔一会儿会把书包拿回书房,现在他准备抱着一袋薯片好好享受一下周五的夜晚。

"RK让我最近都别去了,明天他和团长到家里来给我们过生日。"乐乐侠将围裙罩在外面,拎着一兜子菜考虑晚上吃点什么。


摩乐乐和乐乐侠的18岁并不是被他人遗忘了,只是两个少年乐意自己单独过个生日。曾经一度互相见不到面的小超人和头号粉丝现在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

两个人的衣服,两个人的碗筷,两个人书包,两个人的被窝,像一对平凡而温暖的恋人一样。

"晚上没有蛋糕吗?"

"明天有。"

"我今天想吃!"

"我让超仔做一个?"

"我想吃你做的!"

"不行,吃了拉肚子。"


乐乐侠在尝试控制自己使用超能力的次数,改观人们对他的印象,让人们觉得他不只是单纯的超人而已。

他开始学着做家务,学烹饪,偶尔还会学一些园艺和手工,甩掉庄园守护神的头衔,努力去做一个普通人。

"做个普通人多无聊啊。"

摩乐乐曾经这么说过,但乐乐侠只是笑着看着他,然后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和一个又轻又甜的吻。

"正是因为有了你,我才想做一个普通人。"


"真漂亮!"

"什么?"

"你看!"

摩乐乐将乐乐侠拉到窗边,右手伸出窗外指向城堡,乐乐侠下意识的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是汇成星河的万家灯火和突然炸开的烟花的五彩斑斓,乐乐侠转过头,他看见摩乐乐被映亮的双眸,湛蓝色的眼瞳像是被海水精雕细琢过,璀璨夺目的惊人。

"乐乐。"

"嗯?"

"我爱你。"

"嘿嘿……我也是!"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未来和爱你。

第一次写双乐,是个片段,复习《海妖宝藏》想出来的梗。
可能有些地方有出入,嘤嘤嘤别打我。




"乐乐,别难过,说不定你的武器就是你自己呢?!"


不可能的,自己不过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摩尔了,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怎么能和RK联盟还有么么公主比呢。
摩乐乐又一次裹紧自己的被子,把头埋进柔软的被窝里,软软的啜泣声从被子里传出来,渐渐被夏日聒噪的蝉鸣掩盖。夜晚的天空树除了蝉鸣,大概也就只有萤火虫微弱的灯光和徐徐而来的凉风了。



梦境中突然出现了一片草地,摩乐乐下意识的四处张望。

他看到了了无边无际天空和望不到头的绿草,还有一个并不认识的人,一个白衣服的少年。


"你是谁?"摩乐乐问。
"我是你啊。"那个少年笑着说。
"骗人!我根本没有拉姆!"摩乐乐伸手指向在少年旁边悬空着的红色的超级拉姆。
"你以后会有的。"少年一直在笑。
"那……"摩乐乐有些扭捏,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那我以后是不是很厉害?"
"是啊,你可是摩尔庄园的守护神呢。"少年取下白底金边的头盔,淡蓝色的发丝失去束缚随风飘散开来。他抱着头盔一步步往前走,在摩乐乐的面前停下,接着单膝跪地,将头盔带到了摩乐乐的头上。
"哇——"小孩子的心思直白又单纯,摩乐乐的目光完全被精致好看的头盔吸引。他一边不住的惊叹,一边翻来覆去的观察头盔,恨不得上上下下都仔细摸一遍。


"喜欢吗?"
"喜欢!"
"但我不能给你。"
"诶……好吧。"
"这样吧,这个送给你。"
"这是什么?"
摩乐乐从少年那里拿到了一个徽章,金灿灿的颜色,很漂亮。小小的圆圆的徽章中间是凸出来的字母M,最边上有一行小字:摩尔王国皇室授予。
"这个真的送给我?"
"嗯。"
"谢谢你!"
"不客气。"



"你要走了吗?"
摩乐乐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少年还在笑着注视着他,可心里却有种强烈的即将要离别的感觉。
"嗯。"少年点点头。
"那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摩乐乐问。
少年没说话,他只是伸出右手握住摩乐乐的手,慢慢抵到唇边轻吻手背。


"我在未来等着你,乐乐。"



——————————————


"做梦梦到自己成了英雄?我们才不信呢!"

"本来就是真的!"摩乐乐哼了一声扬起头。

"你们在吵什么?"

"么么公主,你认识这个吗?"摩乐乐把昨天少年送给他的徽章拿出来给么么公主看。
"这是皇室颁发的荣誉勋章,乐乐,你怎么会有这个?"
"嘿嘿,秘密!"



我会快点长大的,所以你要等着我啊。



我喜欢的配音老师和我爱豆合体了15551!!!

周周生日快乐……生贺……我尽量………明天写完!

【黑遍全联盟】点❤我❤看❤国❤家❤队❤集❤体❤洗❤澡



突然勤奋。

准确来讲应该叫黑遍国家队。

有友情,其他自由心证。

#澡堂子是按我记忆里描述的,也不知道准不准了,凑合看吧。





国家队里流传最广泛(虽然是大部分人心里默认)的原则是:

女士逛街,男的靠边。

有仇不过夜,住房靠抽签。

枕下藏手机,提防张新杰。

队内团战不能输,而且叶修必须死。


秉承着这些原则,为了让大家尽快熟悉彼此,除了楚云秀和苏沐橙,其他人都是靠抽签分房的,所以出现两个除了比赛没什么联系的人住在一块,也很正常。

周泽楷和唐昊就是这样分到一间房的。


联盟在北京找的集训地点面积挺大,好像原本是什么教育机构学校,现在借给联盟作为集训地。有宿舍食堂小卖部,还有专门给国家队准备的训练室和会议室。

新宿舍是两人间,但意外的是上下床。有空调独卫洗衣机,带个小阳台,两个衣柜两台电脑桌,每层楼还有北方必备大澡堂。


"你先选吧!"

周泽楷想起走之前江波涛嘱咐他一定要主动跟队友说话,这样才能尽快搞好关系融入队伍。对于自家副队,周泽楷还是很听话的,非常大方的一指床,让唐昊先选。

"呃……我就睡上铺吧。"

唐昊扯了扯嘴角,赶紧打开柜子整理行李。他来国家队之前万万没想到会和周泽楷分到一间房,刚来都不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客气来了客气去唐昊都觉得自己要憋坏了。


等所有人都整理好房间,也差不多累瘫了一众宅男们,就算开着空调依旧折腾出了一身的汗。

唐昊看时间不早了,拿了衣服想去洗澡。他和周泽楷都是南方人,基本没去过大澡堂子,都决定在宿舍独卫解决一下。结果一进浴室,扒拉了浴霸半天硬是没弄出水来。唐昊长出一口气,脑子里开始循环"不生气"三个字。


"停水了!!!!!"

也不知道谁在走廊上嚎了一声,周泽楷本来靠在床边的柱子上快睡着了,突然被吓一跳,急忙跑过去开门。

"怎么了?"

"队长,宿舍停水了!我们一起去澡堂吧?!"

孙翔从隔壁房间探出头来,看一身短袖短裤手里还拿着个盆的打扮已然是做好共浴的准备了。周泽楷没接话,在他沉默的时间里,不断有房门被打开,大家都是跟孙翔差不多的装扮,三三两两的商量着去洗澡。

"咱们也去?"唐昊在房间里问了一句。

"走。"周泽楷点头。


"我还是第一次去澡堂诶感觉好新奇啊,队长队长咱们一起洗吧,我给你搓背啊?"

"少天什么时候学会搓背了?"

"老王教的!"

黄少天在分房时欧气爆棚和喻文州抽到了一间,两个人的事在联盟也不是秘密了,没少遭人调侃。

"队长,你会搓背吗?"孙翔悄咪咪的凑近走在队尾的周泽楷问。

"不会。"周泽楷一脸冷漠,动手把孙翔推到唐昊身边去。


大澡堂之所以叫大澡堂,面积不容小觑。

中间一个大池子,边上两排都是没有格挡的淋浴,储物柜放在外面,要跟门口的大爷拿房卡换手牌才能开。

王杰希等北方人熟门熟路的换牌子脱衣服,其他南方小伙伴全都是依葫芦画瓢,新奇的很。

哦不对,还得再加个叶修。


王杰希和张新杰完全无视身后投过来的十几双目光,从容不迫的脱光衣服拿着毛巾下水。李轩纠结半晌,干脆躲到队伍后面扒了衣服,一个助跑跐溜滑进水里。

"老叶你什么请况啊?你不北京大老爷们吗,澡堂子你不是应该很熟悉吗?"

"哥年纪轻轻就离家出走去杭州了,就算在家里我也没去过澡堂子,我家都是独卫,还带浴缸。"

"有钱了不起啊?!"

"了不起。"

"……靠!!!"


方锐和孙翔脱了衣服,一人一个盆挡在关键部位贴着墙壁慢慢挪动,唐昊表示鄙视他们,然后干脆的一甩膀子跳进水里。

"我擦小糖糕你溅我一脸水!"张佳乐抹了把脸,不甘示弱的泼回去。

"哎呀……不应该带眼镜的……"肖时钦盯着蒙上一层雾气的镜片叹口气,张新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当做安慰。

黄少天已经拖着喻文州钻到角落去研究搓背了,王杰希把头靠在水池边,毛巾叠起来搭在眼睛上盖着,时不时指导一下黄少天的技术性错误。

周泽楷自己霸占了浴池一角,尽量把身体缩起来沉在水里,只露出头眯起眼睛享受。叶修也蹲在周泽楷身边,仰望天花板大概在思考人生。


"说起来,男生一起进澡堂,必须有件事要做啊!"

"什么事?"

"当然是!比大唔——!!!"

"猥琐方,你再说下去就要被和谐了。"

方锐挣开叶修的手挪到一边,先呸呸两下才接着说,"来来来比不比?说一二三一起站起来,敢不敢吧?"

"来就来,怕你我就不姓孙!"

"带我一个!"

"我就不参……"

"不什么不不什么不,李轩你这是脱离团队,是要被张新杰放生的!我和队长都参加!"

"我也参加。"

"小周也一起啊?"

"我……嗯!"

"来来来我数数了!1——2——3!"

"!!!"




第二天早上,苏沐橙跟叶修说起了昨天停水的事。

"你们昨天干什么呢?我跟秀秀都听到楼下呜哩哇啦的吵……他们打架了?"

"哪儿能啊……"叶修叹口气,从兜里摸出烟来。

"训练室禁烟。"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外面抽。你快去训练吧,老冯还指着你们拿冠军呢。"

"知道啦!"


【联盟中心向】被选中的人。

时间跨度大,想哪儿写哪儿。

基本讲年轻一代,关于他们自己,关于战队传承的故事。

账号卡灵体化,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见,私设多。

【高亮!!!!可能和原著有出入,看完求不打我。】

(๑´∀`๑)

我一直都觉得传承是个很沉重的词,这意味着新鲜血液的注入,也意味着旧人离去悲伤。所以我选了三个年轻一代来写这篇文。

霸图宋奇英,微草刘小别,蓝雨卢瀚文。

宋奇英和卢瀚文都是被指定的继承人,他们活跃于战队和赛场,被万众期待,充满希望。至于为什么微草选了刘小别,因为他虽然受过王杰希的教导,但却凭着一身勇气在前进的道路上横冲直撞,无惧无畏。他的剑,就是他自己心中指引前路的光。





◆霸图。做你自己

宋奇英第一天跟着林敬言进霸图战队的时候,他其实很紧张,甚至有些无所适从。

在训练营里没有人不想当职业选手,更何况宋奇英的账号卡叫长河落日,和大漠孤烟对仗工整,一看就是冲着霸图去的。所以当他被认定为大漠孤烟的继承人后,战队迅速把他提拔上来,刚签完合同就要紧急召开发布会,几乎没给他适应的时间。

刚开始的宋奇英不知道他能不能胜任大漠孤烟继承人这个角色,明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扑面而来的压力确实将他前进的脚步压的越发沉重。甚至他开始动摇,不知道能不能适应霸图的风格,不知道能不能和前辈们相处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撞破新秀墙,不知道能不能……他有太多个不知道和太多个能不能了。

他现在就坐在后台的凳子上,努力克制着紧张的情绪,让手心里不再冒冷汗。身体肌肉绷的很紧,耳朵边还在嗡嗡响,因为身边有两人两卡围着他转,试图安慰他。

没错,宋奇英的眼睛比较奇特,他能看见账号卡。

韩文清没有安慰这项技能,张新杰又去前面忙发布会的准备工作,只好林敬言和张佳乐极其账号卡轮番上阵试图让这个新入队的小朋友放轻松一点。

"不要怕,记者发布会而已,不是大事。"

"面对记者不知道不想说就别说,副队会圆回来的。弄出咱们霸图的风格就行,稳准狠,一如既往。"

"要不我表演个丢手雷让你开心一下?"

"别怕,谁敢为难你我就半夜去套他麻袋。"

这是混进了什么危险发言。

宋奇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脸色也确实缓和了很多,不再看着煞白,怪吓人的。

"奇英,不怕。"

长河落日意外的话很少,他只是拍了拍宋奇英的肩膀。

"发布会要开始了,大家跟我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新杰已经回到后台,开始招呼霸图队员们。

"奇英站过来。"他向宋奇英招手,示意他站到韩文清身边。"你一会儿跟着队长。""好的。"

宋奇英应了一声,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比他高了一个头还多的韩文清和大漠孤烟。大漠孤烟其实很好相处,他只是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面对战队新秀投过来的目光,他只是僵硬的伸出手搭在宋奇英的头上,轻轻揉了揉。

这时宋奇英突然感觉到一股平和而温暖的力量涌上来,如同将身体沐浴在纯洁的圣光之下。他看向大漠孤烟递过来的迷你十字架,一动也不动。没一会儿,大漠孤烟干脆直接伸长了手把串着银链的十字架套在宋奇英的脖子上,接着对他比口型。

石不转让我送给你。

韩文清只是凑巧瞥过头想看看宋奇英状态怎么样,却发现他垂下脑袋盯着胸口发呆。实在不能理解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的韩文清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宽厚有力的手掌让宋奇英回过神来。

"队长?"他问。

"在霸图,"韩文清说,"你是宋奇英,是职业选手,是霸图的一员。"

"不用想着要成为谁,你要做的只是成为你自己,并且超越你自己。"

"是男子汉就别磨磨唧唧的,有什么阻碍就冲上去,出拳打碎它。"

发布会要开始了,韩文清率先踏入通道。

宋奇英看着他队服背后的霸图两个字,突然长出一口气,双脚终于有了一种脚踏在地的实感。

他整理好身上的队服,在张佳乐喊出"十年霸图"之后迅速而大声接上。

"一如既往!"



◆微草。你一直都很好

这不是刘小别第一次出现失误了。

高英杰才刚刚做队长,还不太会熟练的处理队员之间的关系。他想了半天也只能憋出一句"小别,我们……我们要不先去食堂吃饭吧?"

"不用了,你先去吧,我再练一会儿。"

刘小别冲他挥挥手,等高英杰走出门了他才弯腰关上电脑主机,离开座位把自己丢进训练室的沙发里瘫着。

他先是在微博上刷了一会儿沙雕段子,被逗笑到不能自已,接着放下手机将身体蜷缩起来,笑着笑着却带上了哭腔。

"你很伤心吗?"飞刀剑抱着自己的剑盘腿坐在地上。

"没有。"

"那你为什么哭?"

"我没哭。"

"……"

飞刀剑没再接话。

刘小别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见飞刀剑的时候,那段时间他刚刚成为微草的正式队员。

刘小别永远都记得那一天,他亲眼看着,或者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王不留行把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小剑客推到他眼前,然后跟他说。

"这是飞刀剑。"

后来刘小别立誓要打败黄少天成为荣耀第一剑客,于是飞刀剑就每天都去蓝雨挑战夜雨声烦。

刘小别觉得,飞刀剑就像一个被他操纵的木偶,明确的反应出他内心的愿望,然后忠实的去执行。

"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飞刀剑拿不准他的答案是不是刘小别想听到的,但他还是说了"我觉得你很好。"

"可我总是犯错。"

"人都会犯错,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如果我改变自己去迎合英杰,微草是不是就会更好?"

"不会。"

熟悉的声音将刘小别从沙发上惊起,他瞪着眼睛看着王杰希打开训练室的门走进来,后面还跟着满脸不好意思的高英杰。

"队长,英……不对,王杰希前辈,队长。"

刘小别从沙发上爬起来打招呼,王杰希应了一声,让他走过来一些。

"小别,我问你个问题,我为什么被称为‘魔术师’?"

"呃……因为前辈的打法诡谲多变。"

"那我为什么放弃了这种打法?"

"因为……"刘小别顿了顿,"因为不适合团队。"

"错了。"

"啊?"

"是为了冠军。"

"小别,微草的比赛我都去现场看了,"王杰希笑了,"你打的很好,所以不要自责。"

"改变打法这种事有多困难,过程又有多艰辛,我都知道,因为我亲身经历过。"

"你不要认为你不好,也不用总想着要怎么追赶上其他人,你本来就是微草走向冠军之路上不可或缺的一员。"

"刘小别,你应该坚信,你一直都很好。"



◆蓝雨。传承

卢瀚文能看见账号卡这件事,他只告诉了喻文州。

在喻文州退役的前一天晚上。

那天卢瀚文本来是准备躲在被窝里大哭一场来发泄心里的烦闷,流云连热水毛巾卫生纸都给他准备好了,结果喻文州突然推开了他宿舍的门,打断了这个计划。

"瀚文。"喻文州搬了把椅子坐到了他的床边,就这么看着靠在床头的他。

"队长晚上好,有什么事吗?"

"明天开始你就是队长了,紧张吗?"

"嗯……有一点。"

喻文州笑了。

"明天我就要走了,瀚文之前好像一直有件事要跟我说,现在可以讲吗?"

"可以。嗯……也不是大事啦,就是可能听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但我说的每句话都肯定是真的,所以队长你不要不信哦。"

"嗯,我相信瀚文。"

"那我说啦?"卢瀚文偷偷瞄了喻文州一眼,"就是……我的眼睛比较奇怪,从我十岁的时候开始,我就能看见账号卡。比如现在,流云就趴在那里。然后,索克萨尔就站在队长身后。"

"这样啊。"喻文州还在笑,脸上却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卢瀚文挺奇怪的,忍不住凑过去问:"队长,你不怀疑我么?"

"我为什么要怀疑你?我说过了,我相信瀚文。"喻文州停了一下,卢瀚文觉得他在喻文州脸上看到了,类似怀念的表情。

"那么,索克萨尔他们还好吗?"

"挺好的。"看到索克萨尔笑着点头,卢瀚文也下意识的跟着点头。

"队长,你是不是也见过账号卡啊。"

"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我能看见账号卡,你一点都不惊讶,而且……我总觉得你和索克萨尔很熟稔。"

"好吧,我以前确实见过。"

"那为什么现在又看不见了呢?"

"因为我做队长了啊。"


卢瀚文24岁时,蓝雨又来了一个新队员,和他当年入队时差不多大。

那个男孩有着瘦瘦小小的个子,但卢瀚文却在他身上看到了无限的潜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他正式入队那天,卢瀚文亲自去俱乐部门口迎接,带着他登记身份,整理宿舍。小孩儿也是个性格活泼的主,一上午话就没停过,不禁让卢瀚文想起了当年那个将垃圾话发扬光大的黄姓前辈。

年纪轻,脸上也就藏不住事。即使卢瀚文再怎么不注意,他也能感受到小队员不断向他身边投去的目光,像是在越过他看什么人。

"他们还好吗?"卢瀚文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挺好?"那小孩也一愣,看见流云点头,他也跟着点头。

"好就行。快走吧,一会儿赶不上食堂最好吃的菜了。"

"啊?哦哦……队长等等我!"

锐锐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