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一个傻逼文手。江城万世,临于天下。#荣耀九州,夜雨声烦。#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屏蔽了好几篇魏方,等或者这段时间再放吧……

周江古风梗。

几个月前的老文章突然被屏蔽…lof还是一如既往的迷。

#存梗#

“你会诗词?”

“不会。”

“歌赋?”

“…不会。”

“人生哲学呢?”

“……也不会。”

“那你会什么特长?”

“赚钱算不算。”

“那行,就是你了。”

叶修突然一拍身前的御案,江波涛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眉毛。

“皇上不再考虑……”

“不用考虑。来人啊,把江爱卿绑了送到王府去。”

“……?!”

睿王叶秋一只脚刚踏过门槛,听屋内话音未落硬生生止住动作僵硬的转身往回走。
笑话,不赶紧走难道还等着皇兄跟他唠叨周泽楷都有对象了自己还是个大龄未婚男?

江南首富幺子江波涛。
丰神俊朗,极擅经商,世人皆称之有“端木遗风”,引无数男女竞折腰。

荣耀十七年春,当今圣上叶修连下三道圣旨召江家幺子入宫,一时间在朝野掀起轩然大波。

荣耀十八年秋,当朝唯一一位异姓王周泽楷与江波涛完婚。
三书六礼,十里红妆。


七年前,夜降大雪。
周泽楷遭人暗算身负重伤,偶遇夜半归家的江波涛。
往后的悉心照料和似乎天然而生的默契。
仅仅是相望一眼就暗藏痴缠三世之意。
只惜相聚终有分离。

那晚周泽楷身着布衣背负长弓,站在雪地里拉着江波涛的手,共拜天地,许下一生最重的承诺。

“再相见,便是洞房。”

——————周江《无云不起浪》

【周江/重制版】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的吗?

之前的周江五十粉点文《如果有你,如果是你》的重制版,改了名字,内容也有所改动。

黑色的枪口抵上满是吻痕的胸膛,很带感的梗。


part1

23岁的周泽楷正值青春的大好年华。
一朝毕业,告别了生活四年的警校,告别了宿舍的“豆腐块”,告别了食堂每周三的蟹壳黄。拿着毕业证和导师推荐信,周泽楷凭借过硬的身体素质知识储备和英俊帅气却沉默寡言的个人形象,顺利挤进人才济济精英云集的S市警局。

长得帅是把双刃剑,一不留神说不定就从背后捅你一刀,拔都拔不出来。
初入警局的周泽楷还是个在刑侦组实习的小警员,平常的工作也就是坐在办公桌前整理资料写写文件。可是,天生丽质让周泽楷即使坐在角落也会浑身散发光芒,吸引方圆几里内的人。所以,当刑侦组门口再次被人挤满时,组长楚云秀黑着脸摔上了门。

隔壁的扫黄组组长魏琛不止一次想把周泽楷借走,但每次都被楚云秀以各种理由堵了回来。即使这样,依然未曾放弃治疗,锲而不舍的跟在周泽楷身后做思想工作。

其实说起魏琛,也算警局一号传奇人物。
不仅是副局长喻文州和重案组组员黄少天的恩师,更是跟着当年还是缉毒组组长的叶修,两个人硬是把漏网的逃犯从G市逼到S市,最后一举抓获,还跟当时的冯局长磨到了一等功,也是警局的元老级人物了。最近,这位大佬新接手了个案子,需要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同胞。所以,隔壁的安静美男子小周再次成为魏老大爷的重点盯梢对象。

“诶我说小周啊,你说你与其窝在办公室里发霉不如跟我去出现场啊,年轻人就是要多活动!你看看我们家黄少天,天天跟个猴儿似的到处窜。”魏琛趁着快下班的时候把周泽楷堵在了刑侦组的门口,而楚云秀早就被魏琛安排的苏沐橙拉走去了食堂,其他人则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敢轻易招惹这位大佬。
周泽楷先是借着身高优势俯视了一会儿魏琛,接着从外衣兜翻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抿唇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反倒是魏琛还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这是……同意了?”“……嗯。”
一天之内被堵了至少五次,再不答应估计连回家都会被跟踪的吧。
周泽楷有些委屈的想。

灯红酒绿的夜晚奢侈淫靡,更何况是S市最大的Gay吧。
周泽楷不太自在的理了理短上一截的衬衣,白皙柔韧的腰腹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充满野性的张力。修长的双腿交叠,圆润优美的曲线捕捉住人们的视线。右手轻轻晃动着晶莹剔透的酒杯,周泽楷低头看着被四周灯光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液体,脑子里调动毕生所学开始规划接下来的行动。
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一个A级逃犯,名字叫江波涛,代号九点水,据说还是局长亲自取得的,为了表示其严重性特殊性。虽然周泽楷第一次听到这个代号时还不自觉的抽动嘴角,但看魏琛一脸的严肃,周泽楷不禁心生敬佩之情——不愧是能和叶局长插科打诨的男人。
照片上的江波涛面容清秀,笑容温和有礼,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大型贩毒团伙的隐藏boss。不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周泽楷认为长相终究决定不了什么,毕竟他自己就深有体会。

根据魏琛的下线传过来的情报,今晚江波涛会在这间酒吧里谈交易。而对于性取向早就公开江波涛来说,安排周泽楷做诱饵无疑是最大的成功。
来之前听魏琛念叨了好久,好不容易放松的周泽楷半趴在吧台上直直盯着对面的酒柜发呆。没一会儿,周泽楷觉得肩膀似乎被人拍了拍。忍住下意识的防御动作状似无辜的扭头,眼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配上陌生却悦耳的声音,周泽楷过了几秒才从之前的状态中反应过来。
江波涛颇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今天的“猎物”,丝毫没有陌生人见面应该有的生疏,直径走到周泽楷身边的位置坐下,唇角微微上翘。
“哈啰帅哥,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很久很久之后在王杰希家里聚会开party,饭后的娱乐活动是让老王帮忙算命。那个时候周泽楷才知道他是命中缺水。否则怎么一个抓了几年都没抓到的逃犯,偏偏第一天就给他碰上了,名字里还都是水。


tbc

【百日魏方 day90】梦与现实。

中秋快乐中秋快乐。
今天我没有月饼没有螃蟹没有咸蛋黄,晚上我还得顶着冷风出去主持活动。
刺激。

【百日魏方 day85】我的白菜你的肉。

今天在空间里看的视频来的灵感。
短打吧算是。


某一天,方世镜和魏琛去食堂吃饭。

那时的食堂师傅是个西北大汉子,因为儿女南下经商所以也跟着一起来了广州。师傅原来是酒店大厨,所以干脆在蓝雨食堂找了份工作。

蓝雨食堂那时候都是大盆菜,为了供应一帮嗷嗷待哺的训练营小萝卜头们。战队队员的餐,则是师傅单独做的,保证符合每个人的口味。

方世镜是南方人,口味清淡偏甜。魏琛是北方的,口味重,爱吃肉。
师傅每次给魏琛做吃的,必定放很多肉。
方世镜就很不平衡,他每次都是清汤寡水的鸡蛋西红柿里面和着白菜,和一点肉泥。

于是,方世镜等到魏琛端着加大号的面碗坐到自己对面时,罪恶的手拿起了筷子。从碗里挑出一颗白菜,装作不经意的丢进魏琛的碗里,嘴里还念念有词。
“多吃点蔬菜,注意健康。”
接着,方世镜屏吸凝神,体内的功力运转一个大周天,将内力集中在手上,以职业选手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夹走了魏琛碗里的肉。

魏琛愣了愣,抬头看了看方世镜,又看了看自己的碗,嘴里的面条还没咬断,只能呼噜呼噜全吸进口里。
他伸手拿过方世镜的碗拨了一大半的肉进去。
“你多吃点,都瘦了。”

方世镜:////


END

【百日魏方 day80】他们眼中的他们。

伪古风吧,从黄喻两个人嘴里听魏方的故事。

——————————————
愿我苍苍白头,换你百岁无忧

退朝的时候,喻文州远远的看着方世镜跟在小太监身后离去,大约又是被魏琛叫去了上书房。
他品级不高,上朝时堪堪排在末尾,所以有些事,他只能从太子黄少天嘴里听来。

“老鬼又把方先生叫去上书房了,天天躲在一块儿腻腻歪歪,也不怕御史台那些老学究参上方先生一本。”黄少天呷下一口酒,忙不迭的把桌上的菜往喻文州碗里堆。喻文州笑笑,无奈的把菜夹着往嘴里送。“那照这么说,你天天招我进太子府,不是更惹人怀疑吗。”
“嘿嘿……”黄少天笑了笑,没接话。
他身为当朝太子,却并非是魏琛的亲儿子,而是魏琛某次微服私访在外面捡回来的。后来魏琛力排众议推他登上太子之位,恐怕也是想早点离开好拉着方世镜逍遥去。

喻文州躺在黄少天的床上,黄少天还在隔间里沐浴。他翻了个身呆呆的望着前方,满脑子却都是当年魏琛和方世镜的事儿。
那时魏琛不过也还是太子,方世镜还是个穷举人。本是进京赶考,谁料方世镜才学招人嫉妒,被人算计,当街冲撞了魏琛的车架,差点被免了会试资格。
后来,方世镜在殿试中大放异彩,一举夺魁,成了先帝钦定的状元郎。
再后来,魏琛跟方世镜一来二去的,他俩私下相会的事也被人揭发,着实是在京城掀起一股不小的风暴。
再再后来,魏琛登基,方世镜也被封了丞相,年纪轻轻官居一品,两人算是在天下人眼前过了明路。
再再再后来……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黄少天披着外袍走过来打断了喻文州的思路,喻文州撑起身体冲人轻笑却不答话,只待黄少天被他的笑容勾的口干舌燥,伸手将他重新压回床铺,抬手散开幔帐。
“春宵苦短日高起,刚好还能让你和方先生过个休沐。”


END

今天过生日啦,祝自己生日快乐。
已经17年了我还是辣么懒。
但是我会努力继续书写他们的故事和荣耀。

[百日魏方DAY76]love before you die

夜晓东ekine:

〈代发。〉 @江城万世。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分钟,我会用59秒去爱你,剩下一秒用来回忆爱你的历程


当突然出现的死神说,方世镜的生命还剩下最后一分钟时,魏琛红着眼睛几乎疯狂的要把这个咒自己爱人的家伙暴打一顿,然后丢出去。


病房里的消毒水气味太浓,方世镜有些受不了,总是让魏琛去开窗通风。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又虚弱的没法受风。魏琛只能开着窗户,再把方世镜整个儿抱在怀里,严严实实的捂好。
方世镜笑他太紧张,不过是小病。可魏琛每每计算着方世镜住院的时间和喻文州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出来时极力隐藏什么的表情,他也只能叹口气,接着去给方大爷倒洗脚水。


方世镜时间不多了。
只是某个家伙还不愿承认罢了。


——————————————


一分钟……能做些什么呢?
方世镜靠在软枕上想。
他把魏琛拦下来,笑着对立在一边儿面无表情的死神说,请你等一会儿。


一分钟能做很多事。


50秒。
方世镜给魏琛整理好衬衫领口,一点点抚平。
43秒。
方世镜挨近魏琛,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31秒。
方世镜似乎嫌不够,干脆把上半身都塞进他怀里。
25秒。
方世镜仰头在魏琛脸颊上亲了一口,吧唧一声响。
10秒。
方世镜把他的手抓过来,十指相扣。
7秒。
方世镜感觉到头顶有温热的液体,但他只是笑,没有说话。
5秒。
“魏琛。”
4秒。
“我。”
3秒。
“爱。”
2秒。
“你。”
1秒。
“滴————”


END

【百日魏方 day62】前世。

写着写着写睡着了,这就很气。
借用了狐妖小红娘的背景,算是个paro吧。


——————————————

“苦情巨树,我魏琛以一半妖力起誓,愿我和方世镜来世再见。”
“我愿意。”

“转世续缘,启动。”


——————————————

我是一条已经修成人形的鲤鱼精。
我叫魏琛。

前些天我化为人形泡在江水里修炼,无意间瞥见了一个冒冒失失的家伙闯进我的领地里。
那人一身布衣破破烂烂的,身上脸上都是沾上去的土,但不难看出原本清秀的五官和白净的脸。

“小鱼你好,你知道涂山怎么走吗?”
他用布条随意束着头发,隔着江面问我话。
我很奇怪,他居然能看出我是鱼,那是不是说明他的法力很强?
但看这家伙的样子也不像个道士,反而像是那些考科举的读书人。
我的头从水里冒出来,甩了甩,溅了他一脸水。我还颇有些得意,这个人真傻。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有好处吗?”
“当然有啊。”
他笑了,我仰起头看着他,下意识的甩了甩尾巴。
啊,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他在这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每天都会问我,涂山怎么走,但即使得不到答案也不肯自己再前进一步。
他也不恼,只是喜欢让我从水里出来,和他一起爬上附近的山顶。他指着远处跟我讲故事。他跟我讲道门兵人的故事,还跟我讲一气道盟和妖盟盟主的故事。
偶尔晚风吹拂的很舒服,我俩就躺在草坪上睡一觉。

我也会问他,你去涂山做什么呢?我听说涂山的大当家很厉害的。可他只笑,又不说话。
这时候我就很气,经常泼他一脸水,然后跳进江里逃之夭夭


时间一晃过的很快,对我们妖怪来说只是眨眼之间。
可他老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方世镜,是个游历四方的小道士。

有一天,他突然把我从水里捞起来,放在备好的鱼缸里。他跟我说。
“阿琛,我们去涂山找苦情树吧。”


涂山狐妖,红线之仙。
苦情巨树,转世续缘。


我们在苦情树下许愿,愿能再续前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