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手作王和手残喻的日常。贰

督促我更文搞事组。管理前五先到先得。
来玩么?377290752

其实日常的梗都来自我和我专王冷云钦,她是个手作大触,什么都会。有机会我发几张图给你们瞅瞅。
————————————————

本文全篇由蓝雨队长喻文州亲自执笔,为你们带来闻所未闻,前所未见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和王杰希亲爱的(一只叫[亲爱的]的猫)的日常。可能还有各路大神出没,注意保护眼睛。

手作大触王杰希×真·手残·喻文州。

让你知道什么叫真爱。
#不许说文州戏多,略略略#



2、王杰希总有些丰富多彩的爱好。



自从上回我玩废了老王一个橡皮章,他就把我关了禁闭。勒令我在他完成一个复杂的章子之前禁止踏入书房半步。

这次,王杰希那个家伙又在书房里捣鼓。

我偷偷查看了他随手丢在客厅还没进垃圾桶的快递包装,从里面翻出了一张类似清单的纸。上面写有铜丝,花片,珠子,簪棍等等等等。

王杰希你又背着我搞什么幺蛾子?

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直觉告诉我我应该尽快躲进房间里。
可就在我的脚正要踏入光明的社会主义避难所时,王杰希的声音不出意外的响了起来。
“文州,你过来一下。”

好的吧,我屈服了。

我把这句话发给了少天后就直接抛弃手机,无视了他回过来的一大段类似自家队长被敌方队长拐走我该怎么办的言论,闲庭信步的挪动到书房里。

“你过来试试衣服。”老王半靠着桌子冲我招手,我却越过他看向架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上还播放着最近挺火的一部电视剧《大x帝国》。

“你干嘛呢?”
“做手作啊。”
“……不好好做事儿看什么电视剧?”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王家玄学。”
你就扯吧……我老喻家还是天师世家呢。

拉上窗帘关上门,我低头一颗颗解开衬衫扣子,老王站在我身后把我整个圈在怀里,一双应该在键盘上飞舞的手现在在帮我解皮带扣。
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夫老妻几年了,哪里没看过?我有时候还会压着王杰希伸手去摸他肚子,然后比较一下我俩谁长胖了。

言归正传。
王杰希帮我把衣服脱的只剩内裤,面不改色的退开几步转身去拿放在床上的衣服。看着这衣服的繁琐和精致程度,我估摸着他可能找裁缝给我定制了一套汉服。

“叫什么名字?”
“嗯?”
“这套衣服。”
“…瑾瑜。”

我张开手方便他帮我系上腰封。等套上最后一件白色的雪纺外罩,王杰希才满意的点点头。
我转身对着王杰希刚才特意搬过来的穿衣镜。镜中人一袭青衣长衫,眉眼间透着沉静温和。偶尔身形微动,外衫上绣着的暗纹便如同海水一般流动起来,甚至在灯光下还有些熠熠生辉。

就是似乎还缺点什么。

被老王强制性套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黑长直假毛,齐腰的墨黑长发被老王细细打理过。
老王搬了把凳子让我坐在镜子前,他站在身后帮着我束发戴冠。我看着镜子里他略忙碌的身影神思有些恍惚,古时候的夫妻不就是这样绾发描眉吗。这么想想,脸颊还有些发烫。

束发用的头冠和发簪都异常精致,只消看一眼桌子上散乱的各种工具和材料就知道,这些东西估计王杰希最新的劳动成果。不过唯一有一点和以前不太一样。
这些是属于喻文州的。

等一切都收拾好了,我起身环顾四周一圈儿,暗叹自己与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就像是无意中跌入时空裂缝穿越而来的大家公子。穿着普通家居服,看着像个北京老大爷的王杰希倒是不以为意,反而还绕着我转两圈,打量许久。

“杰希?”我被他炽热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
“……喻公子可真没辜负我给这衣服取得名字。”王杰希左眼微眯,这时候就显得两只眼睛一样大了。他的口气里带这些打趣的味道,只是突然话锋一转,凑到我耳边轻声呢喃。


“文州,你可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我想白日宣淫了,怎么办?”


………凉拌!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