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江城/江怀瑾。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蓝雨死忠。
喻黄喻都吃,我不招你毒唯也别来恶心我。
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百日魏方 day2]那么大♂镜镜派。


小崽子们的乡村爱情故事。
ooc预警。




1、
魏琛第一次见到方世镜的时候,是在临溪中学的小破教室里。
站在老师身边的男孩一副白白净净的书生模样,身上穿的白衬衫背带裤显然与这个破旧的乡村中学格格不入。细腿的黑框眼镜架在耳廓上,镜片后面藏着双灵动的眸子,被穿透窗户的阳光染上明亮的色彩。看似沉稳且波澜不惊,魏琛却从中读出一丝紧张和兴奋。

“大家好,我叫方世镜。”
男孩的声音不大,听着却清脆,让人觉得舒服。魏琛歪着头趴在课桌上,双手伸直了正好搭在桌沿。肌肤触到木头粗糙的质感和些微凉意,总算是让身体莫名发热的症状得到缓解。过了一会儿,魏琛又忍不住偷瞄就坐在他右前方的方世镜。
挺的直直的脊背,发尾服服帖帖的遮住部分白皙的后颈。魏琛咂咂嘴,直勾勾的盯着方世镜的后背。没过多久,方世镜似有所感,转头想要看看是谁的目光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这一转头,两个人的视线就撞在了一块儿。方世镜一愣,接着冲他吐吐舌头,压抑着的唇角,笑容里带着男孩子特有的调皮劲。
讲台上女老师令人难耐的讲课声和皮鞋砸地的走动声听不见了,耳边吵闹的蝉鸣似乎也逐渐消失,就连其他同学的身影都模糊起来,难以辨认。

在魏琛的整个世界里,只留下了方世镜努力挺直的背影和被夏日眷顾过的笑容,明了而清晰。



2、
“这小子桃花运也太好了吧……”
“听说是城里来的,家里肯定有钱。”
“嘁,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看着就烦。”
……
班上的男生不少,此刻却全部挤在墙角窃窃私语,只留下被以班花带头的女生们团团围住的方世镜。
方世镜转学的第一天,基本就成了全班男生的公敌。

“喂,姓方的小子。”
一只手突然拍在了方世镜的课桌上,他顺势抬头,再次和魏琛的视线撞在一起。方世镜露出礼貌性的微笑,眯起眼眸打量着魏琛。“我是方世镜,找我有什么事吗?”
魏琛愣了一下,紧接着故作镇定的咳嗽一声,双臂环抱下巴微扬摆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十三岁的少年身量还未长成,魏琛却已高出同龄人一截,站在一群男生前面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扬起下巴时额前的发丝也跟着飞舞,甩下几滴汗珠,闪烁晶莹的光芒。方世镜眨眨眼睛,突然对眼前这个人起了兴趣。他顺手拿起桌上的笔任由它转动着在指尖穿梭,歪着脑袋等待下文。
魏琛保持着姿势僵了一会儿,再次用咳嗽声破除刚才的尴尬。他突然伸出手揪住方世镜的衣领,白色衬衫被蹂躏起褶皱。手臂回缩拉进距离,魏琛的鼻子几乎要抵住方世镜的鼻尖,呼出的气息纠缠在一块儿,这时才停下来,恶狠狠的说道:“有种放学别走,后山小树林,单挑。”



3、
到底那天方世镜去了小树林吗?魏琛和方世镜又真的单挑了吗?这些问题的答案,除了两个主人公,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然而每当有人提到这个话题时,初二的扛把子魏琛总会亲自把人教训一顿,然后再忙不迭的跑回班给方世镜汇报情况。

“镜镜……”
“别叫我镜镜!”
方世镜反手就把作业本糊在了魏琛的脸上,一向温温和和的表情出现了裂缝,被魏琛气的。
别人或许不清楚,可这段时间天天粘着方世镜的魏琛却知道不少。方世镜在村里和奶奶住在一起,独栋的双层小楼,刷上了白色的漆。二楼的阳台还有一道绿色的风景线,全是方奶奶种下的花花草草。
方奶奶面善,人又和蔼可亲,经常做一些好看又好吃的零嘴,村里的孩子都喜欢来玩。魏琛第一次去方家的时候,方奶奶特意做了很多好吃的招待魏琛。
“镜镜还是第一次带同学来家里玩呢。”方奶奶笑着说。

魏琛抓了一把炸丸子塞进嘴里,随意蹭了蹭衣角擦掉手上的油渍。他凑到方世镜身边,好奇的观察着他的动作。
“你在做什么?”魏琛问。
“苹果派。”方世镜用手背蹭掉额头上的汗珠,将苹果丁,白砂糖和柠檬汁倒进小锅里熬煮。
“苹果什么?”魏琛眉梢轻挑,茫然的看着方世镜。他又想了想,突然咧嘴笑出声。
“哦——我知道了,镜镜派!”

方世镜至今都不知道那时候他是怎么忍住没把一碗鸡蛋泼在魏琛脸上的。

从此,镜镜派这个外号,也就成了魏琛口中逗弄方世镜时的称呼。



4、
方世镜跟着父母回城的时候,魏琛没有去送他。
那天魏琛一个人在河边坐了很久,只是捡起草地上散乱的小石块,一个一个全都砸进水里,荡起阵阵涟漪。

一晃时间过得飞快,二十出头的魏琛背井离乡,来到G市开始打拼。只是魏琛万万没想到,他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却被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勾了魂,天天窝在网吧里包夜通宵,不亦乐乎。
魏琛那天带了个队刷本,刚出副本就遇到了有人野外pk。他解散了队伍,操纵着索克萨尔暗搓搓找了个角落观战。
pk的是一个术士和一个战斗法师。魏琛皱眉,他总想起这几天总给他添堵的那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

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几乎是毫无悬念的压倒性胜利,术士赢了。
魏琛爆了手速加上了那个术士,迫不及待的开麦密聊,眼角眉梢都是难掩的兴奋。“可以啊小子,走位够风骚啊。”
“过奖了。”方世镜轻叹了口气,十指交叉相握慢慢活动手指。
“有没有兴趣跟我搭档啊?两个术士称霸全服那种。”
“好啊。”方世镜答应的干脆。在了解到他和魏琛同城的时候,立马约了见面时间和地点。年轻人总有着别人不理解的热血,一旦冲昏了头,就比谁都要疯狂。

在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出来透气顺便接人的魏琛无意中看见了混在对面过马路队伍里的方世镜。他下意识的抬手就要喊,可还是硬生生压制住,掏出手机打了刚才那个术士留给他的电话。
“喂?嗯我马上就到,稍等一下。”方世镜挂断电话,指尖漫无目的的在屏幕上滑动,等待着绿灯亮起。
而对面的魏琛则挂了电话,站在网吧门口表现的有些嘚瑟,似乎走路都要飞起来。

就算是镜镜派又怎样,那也要为当年的不辞而别付出代价。魏琛想。





END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