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江城/江怀瑾。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蓝雨死忠。
喻黄喻都吃,我不招你毒唯也别来恶心我。
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百日魏方 day31】记蓝雨第一次新年晚会舞台剧筹备。

今天的文标题很长,文超级迷哈哈哈哈哈哈哈。最近受刺激了。

——————————————

“皇上!”
方世镜一声哭喊,泪水珍珠断线似的顺着白皙的脸庞滑落。
他缓缓跪倒在地上,华丽的服饰和珠宝珍奇此刻都显得黯淡无光。方世镜拆下满头的发饰,任由三千青丝垂落。他低着头,声音哽咽。
“妾之性命为皇上所救,如今皇上要将妾逐出宫去,妾也无话可说。”
“妾只有一事相求。”
“只求皇上……放过这个孩子。”
方世镜抬手轻抚小腹,满眼的悲伤转为柔软如丝的温情。

半靠在魏琛怀里的喻文州眼尾轻挑,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他垂眸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方世镜,眸中尽是嘲讽之色。再抬头面对魏琛时,又换上一副泪眼盈盈的模样,抬手装作拭去眼角泪痕,柔声道。
“陛下,方哥哥也是求子心切。不如就免去他祸乱后宫的罪名,贬为庶人……永囚冷宫如何?”
“罢了,且听喻儿的吧。来人,把他拖下去。”魏琛皱眉,最后看了眼方世镜便又转头望向喻文州,搂着他转身离去。

方世镜在魏琛转身的那一刻,彻底心碎。泪水模糊了曾经璀璨夺目的双眼,只牵起嘴角勾勒出无助的苦笑。
他不信自己,又能如何。

当年的方世镜何尝不是圣宠非凡,如今花败柳残,还背上了祸乱后宫的罪名。可肚子里这孩子……确实是魏琛的。
方世镜跪在地上仰天长笑,声音哽咽又沙哑。
他笑魏琛看不清人心,识不得喻文州的计量。
笑自己懦弱无能,连亲生骨肉都护不住。
笑这宫中的尔虞我诈,笑曾经戏水河畔与魏琛的初识。

方世镜流干了泪,伤透了心。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情愿孤苦一生,也不愿再入,这深宫后院。


“我们一定要这么演吗?方爸你怎么也和老鬼参和到一块儿去了!而且凭什么喻文州的戏份那么多,我却连脸都没露!”黄少天拍桌而起,一旁的喻文州身体抖了抖,笑容有些僵硬。
方世镜和蔼可亲的把剧本推到黄少天面前,翻到倒数第二页指给他看。

“喏,谁说你没露脸。老魏这里有句“来人,把他拖下去””
“那个“人”,不就是你吗。”

黄少天:?????



END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