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黄喻】双面人生。

本来是参与企划的一篇文,后来删掉重新写了一篇交稿了。
今天把这篇修改了一下发上来,求不嫌弃。(๑•̀ㅂ•́)و✧

 ̄ ̄ ̄ ̄ ̄ ̄ ̄ ̄ ̄ ̄

一键复制,双面人生。
一边是风光无限兢兢业业的电竞选手。
一边是坐拥天下睥睨江山的千古帝王。
真实与梦境,仅有一念之差。

「喻文州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冲上前阻拦黄少天转身离开的动作。这不符合他的性格,而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喻文州站在寝宫里,周遭的宫人都在刚才被轰了出去。现在黄少天一走,整个大殿中只有他一个人立在中央,愈发显得孤独无助」
「喻文州突然在想,如果他不是皇帝,黄少天也不是亲王,那他们的处境是不是会好过的多。」
「至少,没有那么多人想让黄少天离开他。」

指尖轻点在键盘上敲出最后一个字,喻文州动了动脖子,立刻被蔓延开来的酸胀感折磨的呲牙咧嘴小声吸气。
将已经排版好的文章发到微博上,喻文州塌下肩膀,向后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活动十指,越发觉得以后应该勤奋起来,码文的时候至少该隔离黄少天,避免他动手动脚。这半夜赶稿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

「鱼鱼想上天」是喻文州在微博上的小号,粉丝破万。但知道这个号幕后操作者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出来。这个小号里,存满了喻文州写的文章。以前不过是一些随笔和感悟,偶尔想起来才写一写。后来喻文州和黄少天谈起了恋爱,微博的内容也就添上了同人文这一项。
喻文州最近正在写的短文,讲述了皇子喻和亲王世子黄年幼相识,一路相互挟持,出生入死。最后喻得登大宝,两人却因世俗久久不能在一起的虐心大剧。
当初喻文州写好大纲拿去给黄少天看,还让他哭的死去活来,虽然都是无泪干嚎,可喻文州一想起来总是忍不住笑。

今天的份本来早就应该发上去,但晚上硬是被黄少天拖着在浴室里胡来耽误了时间。半夜爬起来上厕所时才想起这件事,喻文州只能偷偷摸摸的打开电脑码字。

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现在溜上床还能睡个回笼觉。喻文州轻手轻脚掀开被子重新钻回黄少天怀里,猫儿似的嗅了嗅熟悉的气味,安然入睡。全然没有注意本应该黑屏的电脑突然闪烁起的一丝光芒。


1、

正值夏休期,喻文州通常都起的很晚。

喻文州窝在温暖舒适的被窝里哼哼两声才有了些清醒的意思。一只胳膊伸出来摸到床头的手机瞄一眼时间,等他真正翻身下床穿衣服却又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
寻着早餐的香味走出卧室,喻文州有些奇怪。今天的黄少天异常安静,只有不时的走动声和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汝…你们这里的卻膳房很奇怪。”
声音的来源是厨房。

喻文州脚步一顿,意外觉得这模模糊糊的声音异常耳熟,就像是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时间只静止刹那,喻文州猛然惊醒,加快脚步往厨房走。

伸手推开门,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景象,着实吓了一跳。
黄少天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短袖,牛仔裤,脚踩两只浅蓝色拖鞋,胸前围着超市中奖带回来的粉色围裙,左手拿的锅里还有两枚半熟的煎鸡蛋。
要说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满脸憋屈不敢说话,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笑眯眯的“喻文州"。

“你就是喻文州吧,朕……我,我也叫喻文州。”
说话的男子声音清朗,身形挺拔。着一身月白色长袍,衣衫上的暗纹瞧着像双龙戏珠。衣带上垂着青色玉佩,看起来价值连城。足踏云履,头戴白玉冠。眸稍微挑藏着一服凌厉之色,微微經起的唇角却又平添一股柔和。
喻文州开启了头脑风暴,只皱着眉,眼神却明显有些放空。最终还是黄少天先忍不住突然安静的空气,利落的将早餐装盘,接着一手拽着一个喻文州往客厅去。

“所以,你是穿越来的?”
喻文州总算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来,大概整合了一下黄少天提供的"有效”情报,捋顺因果。而端坐在一旁的“喻文州”依然笑容不减半分,甚至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难以掩盖的贵气。“按你们这儿的说法,我应该是穿越来的。不过,你应该认识我才对。"
见喻文州面露为难的神色,他还好心提醒。
“朕乃蓝溪王朝第三代皇帝。”

“那不是队长你写的同人吗!"黄少天有些瞠目结舌,接着又在“喻文州"满含深意的笑容下闭上嘴。不着痕迹的往喻文州身边挪了挪位置。
“不过,以后你们要怎么区分,总不能都叫喻文州吧……”

“温泽。朕允你们唤朕的表字。”


2、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最近很不对劲。
家里多了一个人,按理来说黄少天是不在乎在别人面前跟他亲亲我我的,甚至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多恩爱。
可自从喻温泽一来,黄少天却像黏在喻文州身上样,怎么甩都甩不掉,跟狗皮膏药似的,这让他颇为心烦。而且,黄少天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喻文州也能看出来,他一直躲着喻温泽。

夜幕悄然降临。
窗外万家灯火,屋内黄少天搂着洗白白的喻文州缩在被子里,七手八脚的把怀里的人抱紧,反倒收到了一对白眼。黄少天咧嘴,故意吡牙装凶。“喻文州,我看你是反了天了。"“我不仅想反,我还想上…"话音未落喻文州就被黄少天咬住唇瓣掠夺呼吸,舌尖强硬的撬开齿间勾住内里柔软的物体,不住摩挲敏感的上颚,硬是将喻文州逼岀几声闷哼才算作罢。
“你最近怎么了?"喻文州喘着气儿,一双宛若明珠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黄少天。不仅没有威慑力,反而因为眼角还未散去的粉红遹着欲迎拒还的味道,让黄少天忍不住咂咂嘴。“也没什么,只是那个喻温泽老盯着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反正我是浑身不自在。”

“我当然是在看你呀。”
这声音把黄少天和喻文州吓了一跳,猛然从床上窜起来。反观喻温泽却一副气定神闲悠然自得的模样瞧着他们俩,弯弯的眼眸里藏着好奇。“你们……"喻温泽故意拖长了音调,背过身去轻咳。
“我不是故意的,你们门没关,我只是想找文州借本书。”


3、

“你还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嗯?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喻温泽穿着换上的衬衫,对着黄少天拿给自己的手机不住摆弄,很有兴趣。“那那个世界的黄少天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吵架了?"黄少天摘下耳机,歪头看他。喻温泽顿了顿,抿唇轻笑。

“少天,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愿意做皇帝吗?”
“不愿意。“"黄少天答的干脆利落。
“……为什么?”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黄少天咧嘴,笑容灿烂。“如果让我选,我宁愿当个普通人。你想,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规矩,我说不定能习武,然后去当个剑客,再把文州拐到手,人生圆满。”
“可是,做皇帝有钱又有权,这些难道不诱人吗?"喻温泽微微垂头,声音平稳。如果仔细听,或许能够发现暗藏在深处难以言喻的滋味。
“你说的没错。“黄少天灌下一口果汁,抬手擦了擦嘴。"皇帝嘛,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我又不需要这些。”

黄少天难得正经,往常带着十分笑意的眼瞳只剩下三分顽笑七分认真。
“想当年我和文州公开宣布在一起,引起的风浪也不小啊。那段时间我们俩就躲在这个俱乐部里,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吃饭睡觉。基本的娱乐活动都没有了,手机也锁起来不敢打开。”
“那时候不敢回家,不敢出门,几乎就是两个人相依为命。郑轩他们每次都为我们俩打掩护,出去比赛也帮我们挡着记者挡着黑粉,我跟文州的事他们也是第一个支持我们。”
“如果可以,我宁愿子然一身做个江湖侠士,带着文州远离那些乱七八糟的是是非非。偶尔约上一帮知己好友,喝酒吃肉,人生快哉。”
“如果仅仅为了所谓的国家大义就要放弃心爱的人,那这皇帝其实不当也罢。没有能力的人才会将自己的无能怪在那个陪伴自己的人身上,所谓的祸国殃民,不过是借口罢了。”
“爱,就要有实力爱。既然你想把他留在身边,那你就要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只要你让国家真的富足起来,你是皇帝,天下之大供养你一人。这时候,你想做什么都没人能阻拦你,更何况你只是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世间情爱安得两全之法?所谓的帝王心术你比我更憧,怎么做,全看你自己。”

黄少天把话说完,拿着平板和耳机起身回了房间,只留喻温泽一个人坐在那儿若有所思。

“队长,我说你这剧本也太长了,我背下来可不容易,奖励奖励,我要奖励。”
“这点事还能难住我们剑圣大大?行了,还能少了你的?”

4、

“要走了吗?”
“嗯。”

“是你说,想体验一下不做皇帝的生活。”喻文州气定神闲的夹走最后一块肉。喻温泽慢了一步,无奈的摇摇头“谁给我说你手速慢的,拖出午门打一顿。”

这顿散伙饭是黄少天做的,说是让喻温泽尝尝火锅。他从超市抱回了一大堆食材,把喻温泽撑到不想走。
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站在一起,相携的双手十捐交握,似乎没有人能分开他们。喻温泽眯起眼眸唇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待到光芒快要消散,他才缓缓开口。

“谢谢。”


5、

"皇上,英王殿下觐见。”
“宣。”

老太监勾着身子在年轻的帝王身边附耳道。喻文州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朱笔

“臣黄少天,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喻文州挥挥手示意一旁的宫人离开,他站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指尖拂过脸庞,似是感慨道。“你去一趟倒是胖了些,可是军中伙食太好了?
“瞎说!"黄少天趁他还未收回手是攥紧他的右手,指尖的温暖从掌心一路蔓延至跳动的心脏。他瞧着喻文州似笑非笑的模样恨的牙痒痒,张口便咬在莹润的指尖。喻文州倒是被吓了一跳,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怎的去一趟塞外,你越发学的没有规矩了。"话虽这么说,喻文州内心却是忍不住雀跃起来。
黄少天磨了磨牙,小声嘟嘎“我..我梦见你消失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不认识那里,但那里有两个和我们长得很相像的人。"话音刚落,喻文州一怔,半晌又温柔靠进他怀里。
“莫怕,我在。”

不知从哪儿吹进来一阵风,轻轻柔柔的将两人裹在里头。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躲开从雕花木窗透进来的阳光,躲在阴影里小心翼翼的接吻,一点点感受从心底生根破土而出的悸动。

END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