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周江/重制版】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的吗?Ⅳ

周江警局paro。

丧了好几天,突然开学。一直没什么灵感,但是不得不逼着自己写。这次更的比较短,可能写的有点混乱,给各位看官跪下道歉。










昏暗又狭小的房间里挤满了孩子,大多都浑身脏兮兮的,还哭闹不止。周泽楷窝在角落里,冷眼面对这里的一切。

每天都有孩子被送进来,也总会有孩子被带走。这些被拐卖的孩子,通常都不会有太好的归宿。

偶尔,周泽楷还会透过冰冷的铁窗看见一个个穿着华丽的男人和女人站在窗前对着小屋子里的孩子们品头论足,但周泽楷从来不担心会被他们挑中。
因为从他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就被告知,他是被人预定好的“货物”。他不需要担惊受怕,只要乖乖等待约定时间到了之后被带走就好。

每当这个时候,周泽楷就会把自己缩起来,用破烂的衣服罩住身体和头。企图隔绝孩子的哭闹声,隔绝这个浑浊的,令人绝望的世界。

不过有时候,周泽楷还是会觉得庆幸。因为在那间狭小,昏暗,弥漫着绝望的房间里,他第一次遇见了江波涛。



“叮铃————”
闹铃声戛然而止,周泽楷的动作还是比闹钟慢了一秒。
又是一个周一,一个星期的新开始。

周泽楷翻身下床双脚趿拉着拖鞋往厨房走,宽松的短袖和运动裤外面罩着粉嫩嫩的围裙,双手娴熟的摆弄厨房里的用具,看样子是要煎荷包蛋。
周泽楷摆摆头想忘掉刚才的梦,可越想记得就越清楚,索性专注的盯着锅里的蛋发呆,看着蛋清里的气泡慢慢鼓起涨大,接着破掉。

他已经很久没梦到小时候的事了。
也几乎记不得那时候的江波涛是什么模样。

电话铃声打断了周泽楷将荷包蛋盛出锅的动作。他接通电话,用耳朵和肩膀夹住,右手端着盘子往外走。

“喂?”
“喂,小周吗?我是喻文州。”
“嗯。”
“叶修那边已经和九点水接触到了,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想面谈。但能争取到交涉机会也很不容易了。叶修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原先的计划可以暂时停下来。”
“知道了,谢谢。”

电话挂断,周泽楷松了口气。
说实话,从他在酒吧见到江波涛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出来了,心里还欣喜的觉得他没怎么变,还和小时候差不多。
脸庞,眼睛,扬起的唇角,通通在灯光下柔和起来,和当年蹲在周泽楷身前主动冲他示好的小男孩一模一样。可周泽楷没把握江波涛能认出他,甚至不期望他还能回想起那些痛苦的童年经历。

他们都是被一个叫X的组织拐卖的孩子。只是一个被培养起来接手了组织旗下的轮回,一个被送往另一个地方过着地狱般的生活,直到逃出来。

当叶修把他们搜集的资料摆在周泽楷面前时,残酷的过往被狠狠撕开露出血淋淋的真相。叶修他们想打掉这个X组织在国内的势力,周泽楷就是最好的卧底人选,而轮回,也是最好的突破口。


周泽楷带着他的目的接近江波涛,如同亲密的恋人随身携带上了膛的枪。当黑色的枪口抵上满是吻痕的胸膛,上帝又会怜惜哪一方。

是堕入黑暗的天使,还是披着光明的恶魔?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