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开宝】胭脂妆。上

我还蛮喜欢粗心唱歌很好听这个私设的(最近在听胭脂妆,所以干脆直接用歌名做题目)。
设定沿用《我叫宅开心》,评论放链接。
这篇主花粗(已交往),有伽小。

【这篇写的难产了,只能先发一半,另一半以后再说╯^╰】





粗心有个不怎么为人知道的爱好,他还蛮喜欢唱歌的。一般都是研究武器的时候,偶尔也会在洗澡和睡前哼两句。
在宅家,粗心其实存在感并不是很高,大部分都是在他无意中忘记的炸弹爆炸的时候才会在宅家响起此起彼伏的……

"粗心超人!"

粗心闻声抬头,就看见花心拿着一封已经被打开的信封冲进来,里面的信纸眼看着就要掉出来了。花心把手里的东西随手一丢,快步上前直接将粗心抱起来转了一圈。懵懂的少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抓紧他的肩膀垂着头小声询问:"怎么啦?"
"你初赛通过了!"花心兴奋的很,一头灿金的发乱糟糟的一边倒,像是被狂风吹过似得。向来注重形象的校草(自称)宅花心,为了什么事居然连发型都不顾了?粗心想不出来缘由,也不太记得起来花心说的初赛是什么,只能好声好气的接他的话"是吗,那太好了。不过花心你要不要先放我下来啊。"
"对哦……刚才太高兴了,主角的形象都要毁了。"花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却一点都没有把粗心放下来的意思,反而去沙发那边坐下,搂着他的腰直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好在粗心对于花心这种明示般的直球已经免疫了,一边心安理得的交错晃荡着两条腿,一边等着花心继续把话说下去。

"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蒙面歌唱比赛?"
因为怀里还坐着粗心,花心也不太好起身去捡刚才的信。他看着粗心一脸的茫然,还是忍不住黑线了一下。"我给你录的那首《Fireflies*》,我把音频发给了大赛组委会,他们今天通知我,你可以去参加决赛了!"
花心越说越兴奋,粗心也跟着他一脸郑重的点头,酒红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左摇右晃,像只调皮且不安分的的精灵。花心眯起眼睛,伸手按住粗心的后脑往他的方向压了压,紧接着就是个落在额头的柔软的吻以及喃喃的低语。"我很自私,不希望别人知道你有多棒。不过既然你喜欢唱歌,主角也不介意你给我一个吻来哄哄我。"
粗心闻言笑了起来,少年软糯又带着丝丝甜意的笑声,看起来有些呆呆的眼睛也染上笑意,脸颊上的雀斑瞧着平添几分可爱。他顿了顿,低头在花心脸颊上亲了一下。
他说:"好啊。"


"小心,伽罗在不在啊?"
当宅小心被他的四哥堵在房门口的时候,他其实是懵bi的。虽然宅家的五个孩子都是情意深厚的兄弟姐妹,但他平常确实很少和四哥粗心有什么交集。这次被突然问到有关自家好搭(lao)档(gong)的事,小心想了想,还是侧身让开一条道示意粗心"伽罗在房间里,进去说。"

三人围着圆桌坐好,小心不善言辞,伽罗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剩粗心一个人歪着头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摊在桌面上往伽罗那边推了推才开口:"是这样的伽罗,过段时间我要参加一个在灰心星球举办的歌唱比赛。嗯……我能请你帮我伴奏吗?"粗心在说话时特意咬重了灰心星球几个字,小心听完后一脸了然。
"我?"伽罗很是诧异,先转头看了看小心,末了又重新看回粗心。"钢琴我确实会一些,不过粗心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或者你可以跟花心商量让他……""伽罗,加油,我相信你。"小心及时出声打断了伽罗后面的话。他向粗心示意这事成了,接着收好桌上的曲谱后送粗心回房间。
一直等到小心重新坐回来,伽罗才兴致勃勃的凑过去问:"你刚才打断我干什么,我答应这事儿花心会不会跟我们翻脸啊?""……你别管,好好练琴。"小心说完突然伸手拽了一下伽罗脑后的长辫子,在上将大人呲牙咧嘴倒吸冷气时迅速使用瞬移逃跑。


"你打算唱这个?"
"嗯。"
"确定?"
"嗯!"
粗心重重的点头,伽罗看了看手里写着曲谱的纸又看了看粗心,最后还是将手放上了钢琴"那开始吧,我们先试试。"
清脆连贯的琴音流泻而出,像是一股清风徐来,填满落灰的地下室还不忘带来流水似得柔白月光映亮房间。粗心清清嗓子,用绵软的嗓音小声哼着曲调,慢慢跟上伽罗弹的节奏。头顶的暖灯变得昏暗,温暖的光亮似点点碎片就这样轻轻撒在粗心的身上,随着歌声微微闪烁。
《胭脂妆》这首歌其实并不适合粗心来唱,即使还未变声的少年音足够清亮,语音语调里足够包含着爱意,但伽罗觉得如果想拿比赛冠军,还是换一首更适合他的歌会比较稳妥。

……


"那今天就先结束吧,辛苦你们了。"
粗心起身去收拾琴谱和刚才拖过来的凳子,向已经站在门口的小心和伽罗挥挥手。"你们先回房间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不然明天花心会发现的。"
小心让伽罗先离开,自己走过去帮粗心收东西。他面上带着犹豫,想了想还是问出口:"你这样对花心,不怕他生气吗?""其实还是怕的。"粗心笑了笑,伸手盖上钢琴盖,顿了顿接着说:"但是我也不想他强迫自己去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拜托你们,请一定要拦住花心去现场啊。"
等全部打扫完,小心从兜里掏出不知道哪儿来的两根棒棒糖,分给粗心一根,自己拿了一根。两个人就像普通人家的兄弟一样,肩并肩坐在地下室里吃着糖。小心含着糖,说话也有些含糊。他转头问粗心:"拦住三哥去现场的任务,你不只交给我一个人了吧。"小心用的肯定句,似乎笃定粗心不会反驳。粗心听完只是又舔了两口糖,抬头盯着暖黄色的顶灯发呆"嗯……我忘记了。"



tbc

*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英文歌,owl city的。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