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周江/黄喻】无云不起浪。卷一 · 皇城lv1













黄喻线lv.1




黄少天回京了。
一夜之间,这个消息传遍了皇城的每个角落。

黄少天何许人也?
一品镇国大将军,皇帝的拜把子兄弟。从小父母双亡,年纪轻轻官居高位,一个人生活在偌大的将军府里。光是身份都能让人啧啧赞叹,更何况黄少天长得剑眉星目,俊逸非凡。武艺高强,使得一手蓝雨剑法那是世间难逢敌手,还有一响当当的称号——剑圣。
总之,黄少天是继睿王叶秋,羿王周泽楷后京城千金们的又一梦中情人。

前些时日,黄少天被派去西北平叛,这一走也不知道勾走了多少少女的心。如今人已回皇城,就有些人开始动了心思。

"黄少好酒量!"
喝彩声鼓掌声经久不息,黄少天便不要钱似得把酒一杯一杯往嘴里倒。右手握住小巧的白瓷酒杯往下一翻,空荡荡的。他抹了抹嘴角的残液,酒杯随意往桌上一磕。
"这那喝的过瘾,京城的梅花酿和西北的烧刀子可比不了。"
"黄少你就别借着机会就拐弯抹角的抑郁我们没跟你一起去西北。"
郑轩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单腿翘起搁在另一条腿上还时不时晃了晃。

他们这帮人现在正坐在一间名为蓝溪阁的茶楼里喝酒叙旧,要了间临街带窗的雅座,清净,也方便谈些私密的事。只是进了茶楼后他们只要了些点心,茶水一律不要,喝的都是自带的酒,惹得茶博士路过时总忍不住朝他们望几眼。

"诶对了黄少,有件事你听说没有。"徐景熙将身体前倾,一脸神秘。黄少天伸手将他太医发小的脸推远一点,示意他继续说。
"就是……江家。"

最近除了黄少天回京,还有一件事同样传的沸沸扬扬。

江南首富江家,其幺子江波涛连接三道召他入宫的圣旨。

世人皆道江波涛不是有经世之学就是有倾城绝色,接连三道圣旨的恩宠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起的。

"所以说……"
徐景熙竖起一跟手指晃了晃,接着顺手一指半开的雕花木窗,笑容颇有些意味深长。"算算时间,也该是今天到了,黄少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一睹芳容啊?"
黄少天听罢嗤笑一声,装作要一杯酒泼在徐景熙脸上的样子。
"也就郑轩陪着你闹。行了,我还有事,不陪你们玩了。"
黄少天起身要走,徐景熙和郑轩相视一眼都微微耸肩也不阻拦。待黄少天路过窗边时,正好一辆做工精美的华盖马车从他眼前飞速略过,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气流卷起车上小小的旗帜,明晃晃的江字在黄少天眼前展开。他眯起眼睛,双唇微动。
"江家……"




偌大的庭院里开满正当时令的花卉,一白衣青年手持书卷身处其间。即使颜色再鲜艳浓烈的花也未给青年俊美的容颜,明亮的双眸染上半分世俗气息。他唇角含着笑,端的是温润如玉,举世无双。

“文州。”

熟悉的声音让喻文州侧目望去,只见周泽楷顺着环绕花园的长廊向他走过来。本应是上好面料的绸缎锦衣变成了黑衣短褐,上面还略有灰尘,像是在地上蹭过,在一簇簇娇美的花堆里显得格格不入。周泽楷并不在意,平静的眼睛里带着些局促,认真看的话,还有点小小的兴奋。

“江的车来了。”
周泽楷的脸上几乎都要写上雀跃二字了。喻文州笑叹,卷起书在他肩膀上轻敲一记。
“我让你混在人堆里去看你的相好,怎么还给我滚了一身灰回来。”
周泽楷讪笑,低着头想拍去身上的灰。喻文州比周泽楷略长一岁,即使身份是羿王府的谋士,平常却也如同兄长一般对他。
“回来的时候有麻烦,三个人。”
“失手了,尸体还在巷子里。”
“我就回来找你了。”

从周泽楷的只言片语里喻文州大概还原了整件事。无非是被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交手的时候失手杀了人,现在跑回来找自己给他处理麻烦。喻文州只能哀叹一声自己美好的读书时光又被搅没了,但还是尽职尽责的招呼侍女伺候周王爷换衣服,自己则带上三两个侍卫去他说的小巷子收拾残局。

王府的后边儿隔得不远有一条寂静又破败的小巷子,京城这种富庶繁华的地界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地方了。小巷子里并不脏乱,只是浮动着灰尘,显得雾蒙蒙的。墙面斑驳脱落,看起来留下了不少岁月的痕迹。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三具尸体,猩红的液体淌了一地,很是难看。
喻文州生平最怕见血,一时间有些反胃,眼前不断晃过乱七八糟的画面。他单手扶墙弓着腰大口喘气,被手擦下来的墙灰簌簌掉了一地。眼前血色弥漫,尸骨成山的景象怎么都挥之不去,再加上萦绕在鼻尖的血腥味,喻文州只能背过身去面对着墙指挥侍卫把尸体装进麻袋里准备处理掉,同时让他们打点水来把地上擦干净,省的被人看见了遭晦气。

后续工作做的差不多了,眼前血红色的景象也渐渐淡化掉,能看清巷子口种的两颗柳树是什么模样了。喻文州长出一口气,准备回王府休息一会儿。
“咚……”
“谁!”

石头从空中滚落到地上的声音很小,也很寻常。但喻文州凭着直觉探查到一丝不对劲。"你们先走。"他对侍卫挥挥手,片刻间往脚下运足气,足尖轻点立刻飞身上了墙头。小巷子不长,一眼就能望到尽头,喻文州的视线正好对上一个青年。他就这么大喇喇的盘腿坐在人家的房顶上,束起的长发发尾被风吹散开来。一身侠客行头但布料却瞧着价值不菲,配上他的好相貌更是有一股正气凛然的味道,腰间挂的长剑剑柄上镶着两颗明晃晃的蓝宝石。敢如此招摇过市,不是人傻钱多的纨绔子弟,就是背景深厚的世家大族。喻文州心里估摸,估计这人来头不小。

"敢问阁下……"
喻文州生的好看,继承了他母亲的特点,唇角微翘眉眼含情,即使平常看着也是一副笑模样。他不知眼前的青年是何身份,贸然出手也不是他的风格,只能小心翼翼出声试探,企图从言语间找出那人的破绽。只不过……这次他却打错了算盘。

"笑什么笑!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你是哪家的人敢在京城草菅人命!若不是被我发现,京兆府岂不是又得多一份冤案,本剑圣不杀无名之辈,尔等何人报上名来!"
喻文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年抢断,二话不说便抽剑出鞘,剑锋划出一道凌厉的圆弧,闪着寒光的剑尖直指喻文州露出的脖颈。

神剑冰雨+话特别多+武功高强+来头不小的身份=黄少天
喻文州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生死攸关之际脑子里会冒出奇怪的念头。他稳住心神直视黄少天,丝毫不畏惧抵在喉咙尖锐又冰凉的剑。喻文州微微一笑,指腹挨上冰雨的剑刃轻轻挪开些距离,不着痕迹的改变黄少天的攻击路线以求避开要害。
"在下周潜,王府谋士。"
只要黄少天想查,拿到自己的身份那是轻而易举,不如现在就坦白,好歹还能争取些时间。喻文州刻意隐去了关于周泽楷的内容,带着笑脸继续往下讲。

"久闻黄将军大名,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少跟我耍嘴皮子!说,谁让你来的,那三个人什么身份?不说的话……哼,你就来将军府住上几天吧。"
黄少天手腕一抖挽了个剑花,晶莹的蓝宝石在阳光下反射出灿烂的光。剑锋和脖颈的动脉只隔了层薄薄的皮肤,好像只要稍微用力喻文州就能血溅当场。
他手很稳,看似威胁的动作其实满是破绽,他不想杀我。
喻文州想通其中关节,心神一凝,刹那间便晃个虚影抬脚踢开冰雨,转身便走,"行风踏浪"的步法运用到极致,力求迅速摆脱黄少天。可黄少天那肯罢休,顺势收手画弧状消减力道,再出手时一招三段斩开路,飞身从屋顶一跃而出追上喻文州的步伐。

"你小子别跑!"
我不跑难不成还站着等你砍我么。
喻文州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不过一瞬的停滞,幽幽寒气和冰冷的剑气就顺着脊背爬上来蔓延全身。两个人均在轻功上有很高的造诣,即使喻文州已经带着黄少天兜了几个圈子了,两人依然没有懈怠的意思。他无法,右手摸到腰间暗器,双眼所触及之处迅速计算路线。

前方转角有暗门,希望能脱困。
喻文州回身迅速抛出暗器,脚下用力一蹬身影微偏飞速转进拐角的暗门里。紧跟在他身后的黄少天抬剑横立身前挡住没什么力道的暗器,再去追已没了喻文州的身影。
"呿,让他跑了么。"难得碰到轻功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本来还想较量一番的,若确实是个人才,能招到将军府也不错。
黄少天瞄了瞄左右两边的破墙,嘴角一勾露出虎牙来。他握紧冰雨,手臂微动用剑气在墙上留下痕迹。如果他能看到,就是有缘,如果看不到也就罢了。

"三日后城外西郊竹林再战,黄少天。"


"我回来了……"
有气无力的声音让周泽楷惊讶非常,他赶忙拽了拽身边侍女的袖子指了指慢慢走进来的喻文州。
几杯茶水下肚,喻文州总算缓过来,靠着椅背喘气。周泽楷让侍女们都退下,眨眨眼睛好奇的打量喻文州。
"怎么了?"
"……没事。"

黄少天的事还不能告诉他,不然容易招惹麻烦。
喻文州摆摆手,起身要走。"我回去眯一会儿,累了。""好。"周泽楷也跟着起身送他出门。像是差点忘了什么事,匆忙从怀里掏出一张请柬拍在他手里。
"明晚家宴,叶修表哥说给你介绍朋友。"








ps.周潜是化名。周是指文州是羿王府的谋士,潜指潜龙在渊,文州还有别的身份,后面会提。



黄喻线lv.1结束。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