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江城/江怀瑾。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蓝雨死忠。
喻黄喻都吃,我不招你毒唯也别来恶心我。
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南北账号卡组】我也曾年少无知,不谙世事。

依旧是剑诅+魔术师的翻船友谊,无逻辑意识流,带一点林杰时期王不留行和老魏时期索克萨尔。荣耀大陆设定,里面会出现些我瞎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索克萨尔,暗夜系术士,种族是荣耀大陆最漂亮的精灵族,只可惜摊上了一个叫魏琛的mas。

微草占星塔的大门又一次被暴力踹开,王不留行跨上灭绝星辰顺着旋转楼梯飞下楼,扫帚尾撒下一路星尘。在看到索克萨尔左手拎着的不明物体时,王不留行还有些惊讶,等他再抬头观察索克萨尔的脸,一下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我帅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脸上是什么东西!"
"别提了,还不是魏琛的锅。"

索克萨尔一身纯黑的术士袍,背后却写着神一样的少年。字在暗处里会发光,应该是用独角兽的角磨成的粉加水调的墨汁。精灵有别于其他种族的特殊的长耳被加上一串银色耳坠,白皙的皮肤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些奇奇怪怪的纹路,就连索克萨尔引以为傲的银色长发也沾满灰尘,估计是在刚才的打斗里沾上的,有些发尾还纠结成一团。
他把手里拎着的小孩儿丢到王不留行刚拿过来的飞毯上,确定那小孩儿不会掉下来才找了个地方坐下,一丝不苟整理衣服和头发上的污渍。

"这小孩儿你从哪儿捡来的,还是个小剑客啊。"
王不留行懒得去吐槽索克萨尔强迫症似得洁癖,他挥挥手让飞毯靠近一些,弯腰仔细端详着小剑客沉睡的脸庞。"哦……叫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总算让自己看起来干净了些,他抬手去蹭脸上的花纹,使出吃奶的劲也只能把皮肤蹭的通红发疼。

"蓝溪阁最近被这个小家伙搅的翻天覆地,魏琛打算明天带人围堵他,我先把他拎过来教训一顿让他明天老实点。"
"欺负小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王不留行啧啧叹两声,掀起飞毯的一角给夜雨声烦盖住露出来的肚皮。
"这孩子不出意外要进蓝雨吧,你以后可就得带娃了。"
"呿,你少嘲笑我。听说微草训练营有个魔道天才,叫王杰希?"
"……"
"林杰是个好选手。"
"我知道。"


索克萨尔再次领着夜雨声烦到占星塔时,门前已经围了一堆人。
彼时夜雨声烦已经快长到索克萨尔的肩膀那么高了,他紧了紧腰间的佩剑,跟索克萨尔说着话眼睛却紧紧盯着占星塔塔顶的小窗户,语速越来越快,索克有一瞬间都觉得他已经听不清夜雨再说什么,只有嗡嗡嗡的声音。他微微晃晃脑袋,右手搭在夜雨声烦的肩膀上捏了捏,可惜手心只有轻甲的一片冰凉。

"王不留行不会出事吧。"
夜雨声烦絮絮叨叨了半天,最后还是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不会,换主只会对我们的精神产生影响,身体不会,你如果担心他,我们就上去看看。"
"……我只是怕以后少了个对手,太可惜了!"

索克萨尔笑笑不再接话,伸手给夜雨罩上兜帽盖住他引人注目的金灿灿的头发。自从魏琛走后索克的mas换成方世镜,夜雨对索克萨尔就更多了一份敬畏。索克萨尔牵着夜雨声烦的手,绕开围在占星塔前的微草众人,偷偷摸摸从占星塔后面的暗门走上去。

"谁!"
王不留行已经醒了,只是手脚酸软无力,身体疲惫得很。他勉强把身体撑起来,拿过灭绝星辰横在身前作出防备的姿态。
"我们。"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暗处走出来,索克萨尔摘下兜帽,让夜雨声烦把墙角的凳子拿过来。
王不留行喘口气,随手丢下灭绝星辰重新躺回床上。索克萨尔托着下巴仔细观察着王不留行,夜雨声烦坐不住,也不停的往前凑。
"诶老王,你左眼是个什么?"夜雨声烦问。
"眼罩吧……看着真高端,应该是换主之后的契约印证。"索克萨尔接了一句。

王不留行抬手摸了摸左眼,入手是丝绸般的柔滑触感。很奇怪的是虽然被精致的眼罩遮挡但视线却不受影响,一样看得见东西。
契约印证出现,就代表林杰已经离开,自己由王杰希正式接手。

"伤心吗?"
"没有,感觉挺复杂的。说伤感……也没那么严重,终归有一些遗憾,我也能感觉到王杰希的心情。有忐忑,但更多的是自信。"
"……咳,老王?"
"嗯?"
"我帅吗?"
"……不好看。"
"你果然变了,我不是你爱的大宝贝了。"
"滚出去。"王不留行抄起手边的书砸过去,嘴角却压抑不住的微微上翘。


夜雨声烦已经在房间里转了三圈并且嘴里还在喋喋不休。认真听的话,大都是荣耀女神保佑一类的话。

"你能不能别像个在手术室外等待孩子降生的父亲一样。"
王不留行合上书,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夜雨声烦毫无意义的动作。整个房间很空,只有他和夜雨两个人,绿色混在冷色调的房间里很是扎眼。
"你懂什么,这是索克换的第三个mas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夜雨声烦一屁股坐下,可总觉得哪里不舒服似得动来动去。

空气一瞬间凝固,两个人都沉寂下来不愿再提起换主的话题。索克萨尔已经连换了三个mas了,频率快间隔短,这在荣耀大陆上都是少有的事情。
"他醒了。"
王不留行率先起身推开门走出去,夜雨声烦后知后觉一蹦而起跟在他身后往索克萨尔的房间跑。

"你们来了,我刚才还在想你们怎么都不在。"
索克萨尔看起来精神很足,比王不留行上次的情况好很多,只是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副冷淡的样子。夜雨声烦撇撇嘴,偷摸用手肘怼了怼身后的王不留行。
"你说,索克的脸突然变的这么干净又好看,我还有点不习惯。"
"喻文州的审美我很欣赏。"

"老王。"
"嗯?"
等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都搬着椅子坐到床边,索克萨尔突然将视线移向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我帅吗?"
"勉强吧。"
"呸呸呸老王我看你就是带了个眼罩之后审美有问题。索克帅吗?当然帅啊,那绝对是荣耀大陆无敌的帅啊!"
夜雨声烦着急忙慌的跳起来反驳,余光瞄向索克萨尔的方向,见他终于有了笑意才暗自松口气。王不留行猝不及防伸腿绊他一脚,夜雨声烦一时不察,仰面朝后一屁股摔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笑的眼角都有了泪花,原本平静无波的表情有了些松动。
"魏琛走了,世镜也走了,不过没关系。为了蓝雨。"他伸出手手心朝下。
"为了蓝雨。"爬起来的夜雨声烦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眼睛里闪着光。
"为了微草。"王不留行最后一个搭上去,得到了两个人极其一致的谴责目光。





"为了冠军!"

评论(11)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