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一个傻逼文手。江城万世,临于天下。#荣耀九州,夜雨声烦。#

【韩张】梦和梦和“梦”

cp:韩张。
内容很迷,梦中梦系列。


——————————————



训练室的灯只开了一盏,在黑夜的映衬下惨白惨白的灯光直直的打在韩文清面无表情的脸上。

现在是凌晨一点,张新杰早就已经睡下了。而除了他以外的其他队员,全都整齐的搬着小板凳坐在韩文清面前,一脸严肃。

“都到齐了?”韩文清冲林敬言颔首示意。
“报告队长,齐了。”林敬言拿着花名册一本正经的点头。
“好。”韩文清说。

瞥了眼墙上挂着的钟,韩文清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脸上的表情严肃至极。

“知道今天我们为什么聚在一起吗?”韩文清问。
“知道!我们要起义!”张佳乐迅速起身回答再坐下,动作一气呵成。

“很好。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起义!”韩文清顿了顿又问。
“为了反抗副队!”林敬言接替张佳乐起身回答。

“对!好,奇英,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反抗新杰。”
“因为队长您被副队赶出宿舍了,原因是打呼噜。”宋奇英站起来,用睡衣擦了擦眼角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

“不错,今天,我们起义,我们反抗,就是要让张新杰知道……”韩文清突然顿住,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老子才是队长!”




韩文清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倒是把站在一边穿衣服的张新杰吓了一跳。

“队长?”张新杰整理好衣领,回头看着坐在床上喘粗气的韩文清,有些担忧的凑过去抽张纸给他。“做噩梦了?”

“嗯。”韩文清擦了擦脸上的虚汗,起身去厕所冲了把脸。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张新杰已经要出门了。

现在已经是第十三赛季,韩文清前年就退役了。每天早上,韩文清都会陪着张新杰一起出门锻炼,然后一个去霸图,一个回家。
只是今天情况特殊,韩文清只能目送张新杰出门。

“我走了。”一丝不苟的整理好衣冠,张新杰看着站在一旁的韩文清,露出一丝微笑。
“好。”韩文清双手抱臂靠着鞋柜,身上是工字背心和宽大的短裤,脚踩着拖鞋,目不转睛的盯着张新杰。

和煦的阳光正好透过薄薄的窗纱钻进来,镜片泛着柔和的暖光。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的侧脸微愣,直到疑惑的眼神投过来才难得的露出笑容。

“早去早回,中午炖排骨汤。”
“好。”




“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韩文清从香甜的睡梦中惊醒。

等到他弄清楚我是谁我在哪儿这两个问题后,铃声突然结束,原本亮着的手机屏幕也逐渐暗下去。

重新把手机摸过来打开,时间是凌晨4点23。
一个来自张新杰的未接电话。

韩文清拿着手机坐在床上在一片黑暗中思考了十分钟张新杰为什么要打电话。
后来他顿悟了。
打过去问问不就好了。

咳,大概前十分钟霸图队长智商还没上线吧。


“嘟——喂,队长?”电话接通的很快,原本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流传进耳膜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有事吗?”韩文清倒回床上,手机开了免提丢在一边,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思考人生。

“……”
等了一会儿却迟迟没有声音,只有缓慢的呼吸声一下一下的敲击耳膜。
韩文清心里有些奇怪却又不好贸然打断,只能耐心等着张新杰开口。




就在韩文清以为张新杰已经睡着了他也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手机那头的人终于出声了。

“队长。”
“我在。”
“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没事,今天比赛怎么样。”
“…大家都表现的很出色。”
“那就好。”

“队长……”张新杰又叫了一声。
“嗯?”
“我…我有点想你。”

“砰——啪——咚——”那边传来的响声让张新杰眼皮一跳,忍不住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手机确保韩文清还没挂电话。

“队……”
“我没事,刚刚腿抽筋不小心滚下床了。”韩文清一边捡起被抛出去的手机一边和张新杰解释。
然而事实确实韩文清一激动跳起来刚好脚挂住被子滚下床不说还把手机带下来摔在了地上。

韩文清坐在冰凉的地上顺了顺气,拿着手机一本正经的回想着昨天刚看的情话大全。


“好巧,我也是。”



END



——————————————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