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周江】无云不起浪。

片段一。

掉落喻黄喻。
打了周江和周江周的tag只是为了说明这其实是篇周江,这个只是其中片段。
占tag致歉。

本来打算一晚上把三个片段写完的,结果我又高估了我自己。【瘫】先放个你们凑合凑合看吧。



片段一。

蓝溪阁掌柜与镇国大将军的爱恨情仇。
【喻黄喻】


黄少天闭了闭眼,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堪堪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身边站着的一圈都是将军府的侍卫,也是他的亲兵。所有人都是披坚执锐,一脸严肃的站在茶楼前堵住大门,屋内的小二再次探头看了看门口的情况,只能放下手里的活计跑上楼去请他们掌柜的。

"哎哟,喻兄可是招惹上什么大人物了?"江波涛半倚在窗口,微微探头往外望,半晌装出一副被吓着的模样缩回头,语调里却是藏不住的戏谑。
“这人可都堵到家门口来了。”

“无妨。”
话音未落,抬手取下挂在炭上烧水的吊壶,手腕微倾由着被炭火撩拨至滚烫的泉水化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滚入白瓷杯中。碧绿色四下散开,竟将喻文州深渊般平静的墨瞳染上一丝生动。

第一泡的茶水不仅味道苦涩且色泽难以入眼,按理来说是应该倒掉的。

喻文州一反常规的端起小巧精致的瓷杯,挥手招来刚才的小二让他把这杯茶送给在楼下站了许久的黄将军。

待到小二离去,喻文州施然起身离席,稳步行至窗前推开木窗,冲底下那人露出轻笑,温声道:“今日这日头毒辣,黄将军站了快一个时辰,想必口渴难耐。小店没有什么好招待的,送上一杯清茶以解黄将军之忧。”

黄少天见喻文州终于肯露面了,喜的一腔话都来不及说出口。快走两步上前劈手抢过小二捧着的茶杯,仰头就是一口闷。

苦涩的滋味滑过喉咙钻进胃里,微烫的茶水一点点浇灭了黄少天为喻文州跳动的心。
带着薄茧的手紧紧捏住温润细腻的瓷杯,就像是捏住了那个笑的很好看的人。黄少天低头盯着手里的杯子,怔怔出神。明明动动手指就能捏碎的玩意儿,却让他怎么也使不上劲。

罢了,终究这一世是有缘无分吧。

“黄将军。”
一声熟悉的略带笑意的轻唤拽回了黄少天的注意力。他抬起头,视线望向缓步而来的人。

入眼便是一袭白衣青衫,缓慢的步子还有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的笑容。

喻文州在黄少天身前驻足,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抬眸与他对视。
黄少天一度认为他眼花了。他竟然觉得,喻文州温和的眉眼揉进了些许难以察觉的爱意。

“黄将军可是觉得这茶太过味苦了?”
“文州店里新进了种蜜糖,将军可要尝尝?”

黄少天哑然失笑,却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本将军可是对喻掌柜这儿的小吃美食垂涎已久,难得掌柜的邀请,黄某定不推辞。”

喻文州没接话,只抬手握住黄少天抓着瓷杯的那只手,像是以往闲聊一般的轻松语调,尾音又带上南方口音特有的温软,丝丝甜意挠的人心尖儿痒。

“少天,唔钟意你。”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