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周江】无云不起浪。

片段二。



本次掉落周江。
七年前雪夜立誓那一段。私定终身的周和把自己卖的心甘情愿的江。

又爆字数了,吐血。
还差最后一个片段。






突如其来的大雪一反常态的纷纷扬扬一连下了几天几夜,屋外早已是白茫茫一片。

是夜,周泽楷收拾好随身的包裹,将靠在床头的长弓拿起来背在身上,转身快走两步推开颇为精致的雕花木门。
一抬眸,却发现江波涛已在院内等候多时了。

“要走了?”
江波涛看着情绪突然紧张起来的周泽楷,忍不住笑道。
“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给你准备准备。”

“……不想,麻烦你。”
周泽楷抿唇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到院子里站在江波涛面前,任由风夹杂着雪冲刷两个人的身体。
他不擅表达,这次同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江波涛解释他想偷偷离开的事。只是微微低头,默不作声。

江波涛看着眼前这个一副犯错了的孩子模样的周泽楷,心尖尖一下子就软成了一滩水,把仅有的一点点对他准备不告而别的愤怒也浇灭了。
他也没说话,只一把拉过周泽楷的手牵着他一起走出院子来到侧门,再将揣在怀里的一个浅蓝绣花荷包掏出来硬塞进周泽楷手里,唇角微扬勾勒出周泽楷最熟悉的笑容。

“不知道你要走,匆忙之间只找到这些。”
“这一百两银票虽然不多,但足够你从这里回京城了。”
“里面还有一些零用的碎银子,你在路上给自己置办点东西。”
“听说北方特别冷。你记得多买几件御寒的衣物。”
“还有伤药也要记得擦…”
……


江波涛还在絮絮叨叨嘱咐他大大小小的琐碎事情,周泽楷左手捏着荷包,不忍心去打断他。指腹下意识的摩挲手里的荷包,柔软细腻的布料似乎还残留着他怀中的温暖。

其实他是明白的。

江波涛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把时间拖的久一点,再久一点,好让分离不会来的又急又猛,狠狠的撞碎还不堪一击的恋情。



江波涛说完了,霎时间突然安静下来,只有呼呼的风声和不远处的树林挣扎的吼叫刮过耳畔,震的人耳膜疼。

周泽楷微微垂眸去看江波涛的眼睛。
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

在夜晚被倾泻而下的月光映衬的很亮,像是一座永远不会熄灭的灯塔,指引着周泽楷一步步,毫无防备的陷入名为江波涛的陷阱里,不愿反抗,也无法自拔。
微微翘起的睫毛沾染上晶莹剔透的雪花,忽闪忽闪的牵扯着周泽楷跳动地心。


想吻他。


周泽楷一向是行动派。

直到温热的触感覆上来,江波涛才逐渐回神。下意识的把身体贴近热源,眼角有了湿润的感觉。

沉默的缠绵最是戳人心窝。
不愿离去的眷恋,不舍放手的纠结。


周泽楷握住江波涛的手,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郑重。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雪地里,十指相扣,解不开的心结。

“成亲,要拜堂。”
周泽楷用力握紧江波涛的手,甚至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清晰可见的红痕。江波涛觉得疼,却也是舍不得开口让他松手。



“一拜天地。”
率先开口的还是周泽楷。
两人握紧了彼此的手,在空无他人的雪地里举行只属于他们的仪式。
并肩而立,共拜天地。


“二拜高堂。”
江波涛接上第二句,往常清亮的嗓音带着哽咽。
两人转身面对百里外的江家主宅,躬身一拜。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
两种声音一齐响起,在空旷的雪地里融在一块儿,还带着微弱的回声。
江波涛先笑了出来,耸动的肩膀抖落不少细碎的白雪,笑声一时有些止不住。
周泽楷抿唇轻笑,月光和雪花融化了锋利的眉眼,渗入柔软的心田。丝丝凉意,抵不过灼热的暖言。

愿与君立雪一夜,执手白头,莫敢相忘于沧海桑田。





周泽楷终归还是要走。

江波涛立在门前,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细数着雪地里深深浅浅的印记。直到漫天风雪重新将其覆盖,只留下白茫茫一片,望不到边际,望不见思人。
独留一言承诺,换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的思念。


“再相见,便是洞房花烛夜。”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