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这几天一直很倒霉,身上总是有大大小小的伤。一直以为,这几天甩走了坏运气,明天看成绩的时候一定是好消息。
结果坏消息却比它来的更早。

奶奶走了,去了别人说的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净土。

我一直以为,只要撑到了春天,奶奶就会好的。书上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写的吗,只要撑到春天,就没事了。
我一直以为,奶奶能等到我拿着录取通知书,拿着我打暑期工赚的钱回去告诉她,我也是大学生了,我也长大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让她塞给我钱买零食的小屁孩了。
我一直以为……她还能再等等我的,等我回去再看她一眼的。

我或许也该庆幸,现在是暑假,我有大把的时间回去见她最后一面,而不是像爷爷走的那天,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记得,奶奶不太看得见,在家里都是摸着墙壁走路。但是奶奶做饭很好吃,黄瓜丝炒火腿,我从来百吃不厌,但凡放假回家一定要吃一口。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放假回老家,爷爷奶奶不会问学习问成绩,只会关心我吃的好不好,玩的开不开心。
我还想着,快七月份了,打完暑假工,我一定赶快回去看她。

我爸的一通电话,打碎了我所有的梦。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