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墙头还算少的沙雕写手。
主全职,爬墙国动/漫,实力幼稚园文笔。
雷骨科/师生年下。
填词萌旧,tx语c。
无授权不得转载蟹蟹。

【黄少天生日贺】请允许我对你说一声谢谢。




“叮——”
一条新消息。
恭喜您获得“蓝雨剑圣生日会特别活动”的一等奖,请查收。



——————————————

你打开了文字下的附件,是一段视频。时间并不长,且视频封面是一张手绘的蓝雨队徽,虽然你觉得画的有点丑。
你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开了播放键。

画面开头晃动的很厉害,过了大概十几秒才稳定下来。
突然一个人进入画面中,在镜头前坐定,整理一下衣服抬头对你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捂着嘴差点叫出声来。
这个人你非常熟悉,无论是身上的蓝雨队服,还是一头刻意打理好却总是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张扬夺目的棕发。你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视频中的人却先开了口。
“你好,我是黄少天。”
“首先恭喜你拿到一等奖啊,没错一等奖就是本剑圣亲自录的粉丝福利视频!”

他的眼睛很明亮,甚至在灯光照耀下你会觉得晃眼。就像是能照亮黑夜的太阳。他顿了顿,接着说。

“我看过你填的资料了,是个女孩子吧,唉…我们蓝雨就是缺女生资源啊……”

他微微低头叹了口气,你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在你看来,似乎是大型犬沮丧的垂下耳朵和尾巴。等他再抬起头时,又是满脸笑容。

“谢谢你对蓝雨的支持,对我的支持。”
“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

他的目光柔和了些,散碎的刘海投下一片阴影。像是在回忆什么,他无意识的挠了挠头发。

“我出道之前,魏老大就走了。只留下方爸一个人带我们。”
“我记得特别清楚,在第四赛季前的一个晚上,方爸把我叫到他宿舍里,跟我说了很多。从出道后的比赛,到好好照顾身体。他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很多,比我还能说,但是我知道方爸眼眶红了,嗓子也哑了。”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喝口水,咂咂嘴又继续。

“方爸说,等我出道以后,不能总想着比赛,总想着赢。有时候,特别是觉得失意的时候,也要回头看看那些支持我的人们。”
“我小时候很狂,长大了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你们伴我一路不离不弃,在我因新秀墙撞的头破血流时的安慰,在我拿到冠军时你们的欢呼。”
“我都听得到。”

“你们就在这里,一步也不挪动,坚定的做着我强大的后盾。或许其中有人曾来过又走了,也有人走过又回来了。”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们说一声谢谢。”

他的表情很严肃,目光温和平静,脸庞带着岁月的痕迹。你盯着他的模样突然笑开,你发现你喜欢的这个人早已褪去当年的青涩的模样,变成一个成熟又富有魅力的男人。



“希望你们陪我走过的这段路,没有辜负你们的青春,没有觉得后悔。”
“你们为我加冕为王,我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黄少天这个名字,本就该是一道无比闪耀的光。
————江安城。

【填词】一封家书——致队长和黄少。

一封家书——致队长和黄少。
【蓝雨全员视角。世邀赛背景】
#闲极无聊的产物##宣扬蓝雨和谐氛围#

原曲:一封家书
填词:江安城




亲爱的队长黄少,你们好吗
最近比赛很忙吧
睡得好吗
我们在蓝雨挺好的
队长你们不要太牵挂
虽然训练不算轻松
但还是关注比赛的


队长每天都开会吗
如果太累就休息会儿吧
干了一辈子脑力劳动
身体最重要呀
比赛还是黄少声音最大
有点心疼 国家队啊
开个玩笑可别当真啊
黄少我们知道错了
听说你们吃的不好
记得多休息调整状态吧
别像郑轩总是压力山大


队长黄少多保重身体
记得带着冠军回家
接机的事就交给我们
好了,就写到这吧


明年! 夏天!【景熙】
蓝雨! 就是冠军!【小卢】
此致! 敬礼!【宋晓】
此致! 那个敬礼!【郑轩】
此致! 那个敬礼!【李远】
此致! 那个敬礼!【蓝溪阁】


【蓝雨中心向】蓝溪阁

《蓝溪阁》大纲
每个人都有一段封存在时光中的记忆,都有被遗忘在角落里积灰的梦想。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您是否怀念过曾经拥有的怦然心动,亦或是激情满怀?
欢迎光临蓝溪阁,我们为您献上最真挚的祝福。每一位进店的顾客,我们都将为您开启时空的大门。
蓝溪阁店长喻文州率领全体员工,祝您旅途愉快。



【郑徐篇】
主菜:状元及第粥
甜点:青梅煮酒竹马糕(酸梅汤,马蹄糕)

“诚招一位五官端正,爱好美食的服务员。包吃包住,工资面议。”
徐景熙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偷瞄了一眼瘫在门口躺椅上晒膘的郑轩,毅然决然推开了眼前沉重的雕花木门。
五年未见的竹马竹马,一碗回味悠长的状元及第粥,一个保安和服务员的爱情故事。


【肖戴篇】
主菜:热干面
小吃:鸭脖
甜点:蛋花米酒

肖时钦由喻文州的带领着在蓝溪阁内落座,有些紧张的扶了扶略微滑落的眼镜。
“不知道肖先生想吃点什么?”喻文州示意一旁的徐景熙去沏茶。
“有没有……”肖时钦将一张女孩子的照片拿出来放在桌上,眼中闪过一丝羞涩。“能教人谈恋爱的套餐。”
喻文州看着照片左上角的戴妍琦三个字,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当然。蓝溪阁很荣幸为您服务。”


【周江篇】
主菜:八宝鸭
小吃:蟹壳黄
零食:拐棍糖

周泽楷在大学食堂里偶遇了江波涛,接着又面对面坐在蓝溪阁里等上菜。
八宝鸭,蟹壳黄。
一对分手的情侣,两份相同的饭菜。
谁在思念谁,谁又没有忘掉谁。
周泽楷拿出口袋里的拐棍糖,轻轻勾住了江波涛的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魏方篇】
主菜:肠粉,虾饺
小吃:蚝油凤爪
甜点:红豆双皮奶

“喂,你好,你点的外卖到了。”
“啊?”
魏琛趿拉着拖鞋跑过去开门,看着门外一脸纯良笑容的方世镜眼神复杂。
“我刚回国,求收留啊老魏。”方世镜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里面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这是房租。”
还记得那一年的夏天,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挤在一间小破出租屋里,分享着用人生第一桶金点的外卖。


【韩张篇】
主菜:博山烤肉,鲅鱼饺子
小吃:海菜凉粉

“你们异地恋多久了?”
“两年。”
韩文清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一道海菜凉粉,坐在他对面的宋晓强装镇定,继续问着调查问卷上的题目。
异地恋的辛酸苦辣,一碗凉粉的咸香可口。
韩文清一把抱住归来的张新杰,迟迟不愿意松手。


【伞修篇】
主菜:泡面

“叶神,您太为难我们了。”
叶修狠狠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摁灭在郑轩拿过来的烟灰缸里。原本明亮的眼睛熬的通红,布满血丝。
“我知道。”
“我也没有别的要求,我就想再见他一眼。”
“梦里也行。”




……




这是为明年的蓝雨中心向《蓝溪阁》写的大纲。每一对都有独属于他们的故事和美食。
幸福其实很简单。一碟点心,两个人就足以。

欢迎来到蓝溪阁。
穿梭时空的列车即将启动,你愿意陪我一起,踏上旅程吗?

有幸相识,最好的你们。

#没忍住还是动笔写了这篇。##送给我最爱的蓝雨。##给我蓝雨疯狂打call#

很少有时间静下来写一些东西。今天却想把时间全部奉献给蓝雨。

入全职坑少说也有两年了。我认识的第一个全职人物,挺戏剧性的。不是叶修,不是黄少天,而是周泽楷。
某一天有个家伙跟我说,他在全职群里皮周泽楷,问我要不要来玩。我当时还有点蒙,急忙上网去查周泽楷是谁。然后挑挑捡捡了半天,选了江波涛。
后来慢慢把全职看完,我的目光就全部集中在了蓝雨这个队伍上。
说实话,整部小说中蓝雨其实并不是特别闪耀璀璨。他们没有兴欣的励志,没有微草的“个人崇拜”,没有轮回的出彩,没有霸图的一如既往。
但就是这样一个战队,让我义无反顾的吹了他们两年多。

纵观全联盟,似乎只有蓝雨是个有缺憾却又十分完美的战队。蓝雨以包容著称,战队双核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有缺陷却能相互弥补,严丝合缝。

以我的文笔,写不出蓝雨的万分之一好。
我喜欢蓝雨,喜欢生活在蓝雨俱乐部里的每一个人。
魏琛,方世镜,喻文州,黄少天,郑轩,方锐【训练营】,于锋,宋晓,徐景熙,林枫,李远,卢瀚文,还有蓝溪阁和俱乐部的工作人员。

很高兴认识他们,每每闭上眼睛想起,就忍不住想笑。我怎么这么幸运,能成为蓝雨的粉丝。
千言万语不知如何开口。只愿蓦然回首时,能见你笑颜依旧,我便心满意足。只在心中道一声,有幸相识。

————————————————
某一个蓝雨夺冠赛季的夏休期,蓝雨那天的早晨一定是从鸡飞狗跳开始的。

魏琛领着方锐从H市坐飞机回到G市,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一眼就瞧见了打扮休闲来接机的方世镜。三个人一起上了机场去市区的大巴,偶遇同在一辆车上的林枫和于锋。
早起的喻文州在小礼堂调试麦克风等娱乐设备,黄少天就在洒满阳光的走廊上挨个拍门,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最先开门跳出来的一定是卢瀚文,小小的少年总是那么活力四射。一大一小两个剑客在走廊上追逐打闹,差点撞到正好开门的宋晓。大心脏先生借着身高优势嘲笑了一下黄姓剑客的幼稚,接下来正准备启动的黄式机关枪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徐景熙塞了一嘴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棒棒糖安抚下来。李远抱着一箱零食从宿舍里出来,颇大的纸箱挡住了视线,摇摇晃晃的前进几步就和照旧最后出门的郑轩撞了满怀。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地上大眼儿瞪小眼儿,接着噗嗤一声齐齐笑出来。
那天早晨阳光正好,灼热暖心。

蓝雨的礼堂挺大的,足以装下蓝雨队员和公会骨干还有各式各样的工作人员。
礼堂被经理和梁易春领着其他人精心布置过。搭好的舞台正对南方,东北一隅有个木制的柜子,里面放着冠军奖杯和蓝雨队员拿回来的各种荣誉,满满当当塞了一柜子。
墙上挂着很多照片。
从第一赛季蓝雨成立,到这个赛季蓝雨夺冠。

魏琛和方世镜到的时候,蓝雨现任队员早已在喻文州的带领下站在俱乐部门口夹道欢迎。
黄少天第一个跳出来一边喊着老鬼一边去勾魏琛的脖子。卢瀚文也不甘示弱的扑了魏琛满怀,清脆的少年音大声喊着师公。一大两小闹成一团,笑声几乎能冲破天际。方锐趁机一巴掌拍在宋晓的背后,两个气功师勾肩搭背的找了个隐秘的地方交流战术。于锋绷不住笑到肚子痛,弯着腰扶着一旁的墙直喘气。林枫和郑轩击掌,郑轩看似懒洋洋的眼睛里终于闪出亮光。徐景熙和李远强制性把恢复过来的于锋拖走去干苦力搬箱子,只留下喻文州和方世镜还站在俱乐部的大厅里。

方世镜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一脸的无奈,转头却和喻文州抱了抱,笑容一如当年。喻文州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前所未有的澎湃情感一齐涌上来。脱下稳重冷静的外衣,在曾经的队长面前,他还是那个波澜不惊却异常倔强的少年。
似乎时间就这么从指尖溜走,蓝雨就在风风雨雨中站了十几年。

方世镜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夸了句干的不错。喻文州则点点头,笑如春风,轻声说道。
幸不辱命。

如果你问我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在哪里。
我会说,是蓝雨。

纵使天塌地陷,荆棘丛生,冰雨光芒所到之处,皆为安乐之地。
纵使天地永夜,风雨大作,灭神诅咒降落之时,便是希望之源。

喻文州说,比赛还没有结束。
所以,蓝雨的荣耀之路,也不会结束。



by。江安城

喻黄喻cp分析。

#内心激动产物##说不清是喻黄还是黄喻,总之无差吧。##不敢打喻黄tag了,之前发还被人骂ky,搞不懂这些人。#

喻黄喻。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我眼里他们是天生一对。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
一路风雨无阻携手同行,最后一个完美的结局。
对于谁上谁下我无可厚非。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信任甚至宠溺,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守护乃至想把他圈进怀里。我都很喜欢。

喻黄两个人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都是互补。天衣无缝的拼合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令人欢喜。

如果他们俩在一起,一定过的很幸福。
养一只狗,养一条鱼。
每天傍晚一起去遛狗,回家了喻文州去洗澡,黄少天就去遛鱼。
夜幕降临时关上灯,窗外是永不熄灭的绚烂霓虹和万家灯火。柔和的光透过窗户照进黑暗的房间里,给两个人的侧脸蒙上一层阴影。
相视而笑,看着对方眼里自己的身影。
倾身交换一个晚安吻,接着你抱着我我搂着你的相拥而眠。

没有那么多的千言万语,最动听的一句话就是“我在这里陪你,哪儿也不去。”



by.江安城。

关于黄少天的一点个人见解。

#关于黄少天的一点个人见解。#
#带一点点cp向#
#闲着没事瞎扯淡#
#这就是我心中的少天,所以不撕bi#




黄少天,除了被称为剑圣以外,还有一个称号叫妖刀。
刚看动漫版的少天的时候其实不太感冒,觉得比自己心目中的少天小了好多岁,看起来很不成熟。
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叶清大大配音的,带一点点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挠人心尖似的可爱。



其实,黄少天在我心里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他没有喻文州早年的心酸和孤独,他是耀眼无比的明日之星。天赋高,性格开朗,笑容灿烂堪比太阳。

曾经看见有人说,黄少天为什么对魏琛和于峰离开蓝雨耿耿于怀。前者是因为师长如父,魏琛对他灌注的心血,更有黄少天没有说出口的,对魏琛的崇拜。
而后者,是因为黄少天对并肩作战的同伴都会付出十分的感情,而离开,无疑是对他的打击,他觉得这是背叛。相较于喻文州和于峰来说,黄少天是不太懂受人冷落或是为自身缺陷刻苦努力是什么感觉的。
他天生就应该活跃于赛场,天生就应该绽放光芒。




看全科高手的时候,有句话很触动我。
是肖时钦说的。

“黄少也是正常人,大家不要妖魔化他。”


黄少天很突出的特点就是话多。但是,这仅限于赛场。这是一种他特有的战术,为机会主义服务的必需品。
黄少天在日常生活绝不是罗里吧嗦一句无意义的话重复好几遍的人。他处事果断,善抓机会,性子里还带着点和孙翔一样的傲气。
他是有这个资本的。
赛场上是冷静,出手狠辣的妖刀,剑圣;场下是蓝雨的副队长,蓝雨的王牌。




看过一篇同人文,将少天的容貌描绘的只因天上有,世人那得见的感觉。
但我觉得,生的漂亮妖异这句话,是不能用在他身上的,完全掩盖了剑圣该有的凌厉姿态。


我觉得他就像是个穿越到现代的少年剑客。有着年轻人的热血,却少不了一个侠客的恣意潇洒。登峰望天涯,仗剑走江湖,似乎这才是他该有的人生。他的温柔藏的很深,却是极尽细致。
他的认真,沉稳,甚至是敏锐的洞察力。让每一个蓝雨粉都觉得,只要有他在,只要有他和喻队在,我们蓝雨就是天下无敌。




对于黄少天的西皮向我只吃喻黄喻。

他能心甘情愿为爱人臣服,也能执剑浴血护心上人周全。
他被人叫做小太阳,我却更愿意称他剑圣。
你可以束缚住他的双手双脚叫他无法挣脱。你却绝不可能磨平他骨子里流淌的,与生俱来的傲气。


黄少天这个名字。
本就该是一道无比闪耀的光。





by。江安城。

就是个车,勉强算周江《无云不起浪》的番外。
刚才被屏蔽了,重发。【p3】
镇国大将军黄x蓝溪阁掌柜喻。
两千五百多字的小破车。

官周。
我喻的盛世美颜。
prprprprprpr_(•̀ω•́ 」∠)_

【存梗/喻黄/虐】

#存梗##喻黄#
#虐#







黄少天一身火红嫁衣手持长剑在不断涌上来的敌人中杀出一条血路,背后是燃烧着的大片古宅,火光漫天。

冰冷的剑刃还流淌着鲜血,一滴一滴砸在地上又迅速渗入其中消失了踪影。黄少天转头面无表情的对跟在身后的喻文州,缓缓开口。



“你走吧,带着你心悦的那个姑娘赶紧离开。等这件事情平息了,我会找你父母退了婚约的。”

“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好歹也是剑圣,自有联盟的人来接应,无需你操心。”

“那你……一路保重。”



喻文州冲他躬身一拜。

“此生…是喻某负了你。若有来生……”


“没有如果。”



【喻黄】海阔天空。


因为语文作文而来的脑洞,不虐信我。




#喻黄短篇##私设#
#少天无法分辨蓝色同时自我安慰性封闭关于高中的记忆#


蓝。
看着高大的公交车绝尘而去,黄少天咂了咂嘴,抬脚走向对面矗立着的学校。

广州市蓝雨高级中学。

几个烫金的大字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黄少天眯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这几个字。终于,在目光接触到校门口巨大却精致的校徽时,愣住了。
脑海里突然蹦出几块零散的碎片,像是记忆断篇了一样。

胡子拉碴的魏琛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三句话离不开蓝雨。
大而圆润的水滴,形似翅膀的两翼,蓝雨高中标志性的六芒星和一把至上而下劈开一切的锋利的剑。
还有,厚重的蓝色。
像是海水一样涌进脑海里,所有的东西尽数被蓝色淹没,留下看不见的痕迹。


指尖抚过粗糙的墙壁,天蓝色的墙裙早已斑驳。黄少天努力的回忆曾经的自己坐在哪里,等找到熟悉的座位时却发现桌椅板凳早已更换成了全新。
唯有墙面上,还留着当年的印记。
课堂上走神的信手涂鸦;匆忙记下的号码与时间;为了考试而偷偷写下的小抄。
似乎一切都很熟悉,又透着难以言喻的陌生。
半倚在墙上欣赏窗外的风景,毫不在意被微风吹乱的发丝。上下纷飞,带着青春的活力。突然叹了口气,黄少天转身离开教室。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偌大的操场。

风有些大,吹动底下的竹林沙沙作响。黄少天半眯着眼眸,仔细辨别着不同的声音。
似乎是在操场的东北角,喻文州的手里拿着蓝色的毛巾和水杯。那一天是高三的运动会,一千米,黄少天是第一名。
因为惯性来不及停住,索性一头扎进了喻文州怀里。即使差点撞翻水杯也毫不在意。仰头饮尽杯子里的温水,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下意识的抬头,在逆光中被熟悉的微笑晃了一脸。耳边的喧闹声逐渐消失,黄少天只看见微启的薄唇缓慢的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在说什么呢?黄少天皱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时间走的很快,总是有人追不上他的步伐。高考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它只是用来打倒弱者的工具罢了。刚刚结束高考的黄少天在踏出校门的那一刻,心里是这么想的。现在,看着湛蓝的天空,他却像是又回到了毕业旅行的那段日子。
辽阔而美丽的大海,衬着永远湛蓝的天空。他们所有人一起站在海边,将手里的校服用力抛出,给天空添上最绚丽的一笔。
他们高喊着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疯狂的沿着海岸奔跑,以此来纪念最后的青春。

像是陷入了回忆的海,熟悉的脚步声出现在身后,黄少天也只是笑着换了个姿势。
“怎么样,今天的校园一日游感觉如何?”喻文州也在笑。
“还不错啊,想起了很多东西啊。不过我挺奇怪的文州,为啥学校里大片大片都是灰色的啊,虽然我有色盲而且还失忆了但是我记得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啊。我记得以前是...是......”黄少天微微皱眉,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能是你记错了吧。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喻文州只是在笑,岔开了话题。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学校,走在前面的黄少天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而落在他身后的喻文州,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转身,盯着蓝雨看了很久。


直到离他已经有好大一截的黄少天的催促传来,喻文州才慢慢的回身走向黄少天,嘴角带着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