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黄喻】皇天在上。

最近莫名的勤奋起来。
地名朝代官职全瞎掰,禁不起考究。
写这篇就图个乐,逻辑混乱全是bug。

















喻文州生于官宦世家,从小就被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
喻家历代都是文官,喻文州自然也不例外。从记事起,喻父就找皇上请了恩典,让喻文州进宫作太子伴读,以期望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太子殿下姓黄,名少天。
皇后娘娘的第一个儿子,正统的嫡长子。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入主东宫。
太子殿下喜闹,从小就又跑又跳,下水上树毫不费力,更是在剑术方面展现出惊人的天赋。
可惜的是,皇帝陛下还是觉得太子应该稳重一点,整天舞刀弄枪的不成体统。喻家幺儿稍长自家孩子几个月,性子也安静平和,正好能克黄少天好动的性格。所以他也没细想,大手一挥就让喻文州住进了东宫。皇后娘娘琢磨琢磨,觉得两个孩子都还小,干脆就让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榻而眠,培养培养感情。

"喂,谁让你来这儿的!"
清脆的童音顺风飘进耳朵里,喻文州回头,一抹鲜明的黄色就这么撞进他的视线里,在他往后的生活中晕开耀眼的金黄。
"喂,我问你话呢!"
四岁的皇太子殿下叉着腰,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喻文州抿唇有些怯生,不着痕迹的后退两步。他其实很想转身就跑,但出门前父亲叮嘱过让他和太子一起好好读书,他不能违抗父亲的话。喻文州又想了想,小手捏紧新衣服的衣角不自觉的搓揉。他不太敢抬头去看黄少天,只大声回答他的问题。
"我不叫喂,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盯着眼前新鲜出炉的小伴读半天没吭声,其实他特别想张嘴在小伴读白嫩嫩软乎乎的脸上咬一口。

黄少天才四岁,从小千娇万宠的养着,除了武功和剑术其他的都没好好学,他还念不太清楚他的小伴读的名字。黄少天伸出肉乎乎的手捏了捏喻文州的脸,咧开嘴笑起来。

"我知道了,你叫鱼鱼!你看你的脸滑滑的,小鱼摸起来也是滑滑的!"
"我…我不叫鱼鱼……"
"不对!你就叫鱼鱼,我叫天天,这样就能凑一对儿了!"
好吧,你年纪小你说了算。
喻文州撇撇嘴,不再和黄少天争论这个问题。

小孩儿之间的感情建立的很快,等喻文州带着黄少天下湖捞鱼上树掏鸟却没再受到责罚时,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感情就从垂涎变成了崇拜。
"鱼鱼你可真厉害,我以前乱跑都会被母后罚的!给,我把我最喜欢吃让你吃。"
黄少天让侍女把自己的零嘴匣子全都拿过来给喻文州,不留余力的投喂自家小鱼。喻文州家里走的是文臣路线,自然没这么疯玩过,偶尔放纵一次感觉还挺不错。尤其是听到黄少天大声夸奖他,喻文州脸上不由自主带着笑,还有压抑不住的小得意。"其实…也没什么。"



"太子殿下,小喻大人,别吃了,该睡了。"
"等等…再一口…再一口嘛……"

唉…真是个难伺候的小孩儿哦。年仅四岁的喻文州洗干净趴在床上,歪头看着还在和侍女斗智斗勇不肯睡觉的黄少天,不禁感叹。





十五年后。

"文州!"

东宫书房的门被大力推开,喻文州却见怪不怪,坐在书房里专心致志看着手里的信件。来人自动噤声凑到他身边,弯腰低头把下巴搁在喻文州肩上,视线越过他看向薄薄的信纸。
"老三要动手了?"
"嗯。"

喻文州又重新将纸上的内容浏览一遍,快速默背下来,接着将信纸一角在烛台上点燃,任由火舌舔舐过纸上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全部化为灰烬。他转头看向黄少天,示意他坐下。
"景熙传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对了,你说的事皇上同意了吗?"
"当然同意了!"黄少天扬扬下巴,眼角眉梢是掩饰不住的喜悦。"西北战场接连失守几座城池,军队疲乏人心动荡,他现在就是缺个有实力又地位高的人镇场子。再说了……这中间也少不了老三他们的功劳。"
黄少天冲喻文州眨眨眼睛,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他的样子落在喻文州眼里就是一团光,暖融融的将他的心包裹起来。

"三皇子鼓动朝臣让你不得不亲征西北,虽然这也顺了你的意思,将计就计,但毕竟还是有危险。等过几日你出征,还是将郑轩宋晓带在身边才好。"喻文州看向黄少天,眼里的担忧明明白白落进黄少天眼里。不过,黄少天在这件事上却异常的固执。

"不行。"
"为什么!"
"一旦我离开京城,你就成了众矢之的,谁不知道太子和兵部尚书喻大人情谊深厚。"
"我能保护好……"喻文州话还没说完又被他截断。
"你不能。喻家都是文臣,一个武将都没有,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能打的赢谁?"
"我……"
喻文州被他堵的心慌,缓缓吐出口气重新调整心情。
"好吧,我知道了。那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啦,我可是剑圣啊!"

黄少天冲他扬起笑脸,深邃的眼眸像是装进了揉碎的星星还在闪闪发光,俊美的外表让喻文州一阵心悸,最终还是忍不住凑上去抵住他的额头,轻声嘱咐。
"战场上刀剑无眼,一切以自保为上,不要逞强。"
"军营里伙食不好,我偷偷给你备了些吃食,你记得带过去。"
"我会好好待在京城等你回来的。"
……

喻文州还在絮絮叨叨说着琐碎的事,黄少天伸手将他拉进怀里,用力抱了抱他的身体。
"你放心,只要夫人你不给我断粮草,我定是安然无恙的回来。"
"少贫嘴!"原本旖旎美好的气氛被黄少天打破,喻文州有些气结。

"我还要留着命回来娶你为妻呢……"




五日后,太子黄少天领镇国大将军,率三军亲征西北。

喻文州跟在皇帝身边,视线却一直没有从黄少天身上移开过。
他亲眼看着黄少天披坚执锐,看着他拜别父皇母后,看着他翻身上马直到混入军队。
喻文州想喊他,甚至想冲过去抱住黄少天让他不要离开,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喻文州咬咬唇正准备转身随百官离开,突然他清楚的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下意识回头,正好和黄少天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隔着千军万马,便是一眼万年。






太子亲征三日后,三皇子妄图逼宫造反,所幸太子殿下早有准备,命兵部尚书喻大人带禁军及时救驾,生擒三皇子,更在皇上面前揭露三皇子的有关罪证,彻底铲除三皇子一脉。
喻尚书救驾有功,皇帝本想再给他升官。但考虑到自家儿子的意愿,开明的皇帝大手一挥:

喻尚书聪慧贤德,堪当大任,加封太子妃。待太子班师回朝,即日成婚。





END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