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万世。

【全职南北组】我只想面朝大海。

剑诅+魔术师的友情向,一时脑热写的,没有逻辑,纯意识流想哪儿写哪儿。









王杰希很难搞。
这是喻文州说的。

喻文州比王杰希更难搞。
这是黄少天说的。

黄少天么,他只能被……
王杰希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用一盘苹果强行打断了读条。


荣耀论坛cp板块有一句流传非常广的话,大意是说: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三个人走在一起,谁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这句话得到了来自蓝雨正副队的认同。

“其实也不是说我跟队长有什么,只是吧…谁叫王杰希那家伙是微草的呢。”黄副队亲切的回答了来自粉丝的提问。
“我们就是孤立老实人。”喻文州眨眨眼睛,抿唇一笑。
“……小心本王拆了你们的破庙。”被莫名孤立的王·老实人·杰希适时表达自己的愤怒。

王杰希和蓝雨双核的友谊小船是联盟里鲜少有的跨辈儿船,平常基本都处于翻船的状态,偶尔正过来都是个惊喜,是件值得纪念的大事。
通常后辈都会对前辈有敬畏感,那是一种对高处的仰望和无法磨灭的崇拜。即使只差了一代,这种差代如差辈儿的感觉依然非常明显。
“所以说我们是忘年交。”喻文州队长如是说。
“……喻文州,门在那边,看见了吗。”王杰希队长顺手抄起了扫把。
“我没看见。”
“没看见也出去。”

年轻的王杰希小队长刚出道那年,
天天蹲守着电视,时时刻刻关注微博和论坛,方士谦抓包了他好多次。可每次方士谦问他你在干嘛,王小队长都会很难得的支吾一会儿,半天说不出所以然来。
他不能告诉四千他在等黄少天和喻文州出道的消息,那太丢人了。
可当时的王小队长还是打心眼儿里期待,因为他觉得喻文州和黄少天会是他一生的对手。

我们不知道是该感叹命运的捉弄还是王杰希自带的神棍体质,事实真的被他一语中的。
黄少天放了他一个赛季的鸽子,所以等第四赛季第一场蓝雨客场对阵微草的比赛的时候,王杰希操纵着王不留行秀着魔术师打法把夜雨声烦按在地上摩擦摩擦,比赛结束之后还特地给他发了条短信。不过他没有直接发给黄少天,而是发到了喻文州的手机上。
“知道前辈的厉害了吧。”
“知道了,多谢前辈指教。”
王杰希在心里数着秒,果不其然在喻文州的短信到了没多久,黄少天的文字泡紧跟其后。王杰希随手翻了翻,压抑着上扬的唇角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揣回兜里,一步步往回宾馆的大巴上走。

至于后来蓝雨打断微草的三连冠,两家的梁子就算是正式结下了。不过两队的队长表示,这点小事影响不了我们的友谊之船,反正它通常也是翻的。



喻文州总说王杰希难搞,不仅仅提现在比赛上。多年的翻船友谊让他明白了王杰希看似正经其实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
可你明明比王杰希更难搞。黄副队悄咪咪的说。

喻文州在人前总挂着笑,走一步看三步,游刃有余的穿梭在人群中,黄少天老说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王杰希和黄少天都知道喻文州一旦发起疯来,大罗神仙都拦不住。
喻文州爱画画,而且画挺好,这件事半个联盟都清楚。通常都是在本子上画,像是随笔。但很少有人知道喻文州宿舍里还有一套专业的绘画用具。喻文州不常用,因为他觉得要用这些东西画画的时候必定是很重要的时候。

喻文州用这些画具画的第一幅画,是他想象中魏琛退役的时候。
视角从一个阳台看过去,是一个雾蒙蒙的清晨,阳光透过雾层照下来影影绰绰的。魏琛的背影在远处,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而站在阳台上看魏琛离开的人,就是画前的喻文州。

第二幅画画的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画上除了画了当时蓝雨所有的队员,喻文州还私心在左下角画了个小人,绿色的一团,一双大小眼特别明显。

第三幅画画的是海边。

当时王杰希和黄少天穿着大裤衩子,双手抄着水枪在海里打架,溅开的水光抛撒在空中泛着彩虹的颜色。喻文州也套着大裤衩躺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舒舒服服的喝果汁。原本穿在身上的白衬衫也被两个人强行扒下来丢在一边,原因是王杰希说别人都是大裤衩,喻文州你还套衬衫,丢人。但是我们不孤立你,我们帮你融入集体。喻文州笑了笑,默默操着粤语在心里问候王杰希,顺便还带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虽然生长在南方,但他很少去海边。一是太忙,二是因为海边人多。
夏休期,难得王杰希主动联系他说是要来玩,黄少天就迫不期待的收拾装备说要去海边嗨皮。
“我也不是没见过海……”王杰希企图挣扎。
“渤海湾算什么海,来来来我带你见见我大南海!”黄少天往王杰希嘴里塞了个苹果打断他的话。

海边么,真是个映衬蓝雨的地方。
傍晚时分,喻文州站在沙滩和海水交界处,任凭海水一次次冲上来没过脚面接着又缓缓退下去。脚下泥沙黏在脚底,抬头望遥远的海天一线处已经染上了红色,却不扎眼,像王杰希非要买回来的苹果。他脑子里突然冒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没忍住自己先噗嗤笑出声。
远处的剑圣和魔术师还在水里翻腾,被海风一吹,身上的水珠被蒸发掉带走了体温,两个人冻的牙齿打架都不肯先示弱,最后喻文州只能拿着两个毛巾把两人兜头一罩,硬是拽回了宾馆。

原本喻文州订了两间房,一个单人间一个双人间,后来在黄少天的坚持下硬是改成了海景套房三个人住,他和喻文州各出一半的房费。
“让你们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王杰希当时拎着行李入住的时候看着整面的落地窗和只有一窗之隔的海滩,真的有些不好意思。结果他刚转头,就被早就拿着枕头潜伏好的黄少天糊了一脸,在他眼前一黑的最后一秒,他看见落在最后的喻文州给房门上了锁,手里也拎着一个洁白的大·枕·头。

我只想面朝大海,可惜没有春暖花开。
王杰希瘫坐在落地窗前气喘吁吁地想。

评论(23)

热度(800)